Concept

Keywrod: 重复 文化 景观

“瓦尔特·本雅明曾经在《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中之处,环绕艺术的神圣光环在机械复制时代已然黯淡,两重物象意义的消失在所难免,一重是原作所具有的独特性,一重是作品中所表现的物象的意义。原作独特性的消失带来的是艺术功能的反转,绘画不再是表现谋职那个事物的形象,而是呈现一个司空见惯的图像。作品物象的本质的消失是对象不再具有任何个性的性格特征,而成为一种被广泛使用的符号。对图像进行数字化处理,图像就不再是独一无二的了。现代的数字复制技术在计算机普及的今天广泛应用,正在方便地替代机械生产的技术,让物象的个性消失。这样,不仅消失的是
艺术家的个性与存在,消失的还有被制造的对象的个性与存在,那么,这样做的理由何在呢?罗兰·巴特说过:‘重复是一种文化特征。’重复产生的意义和乐趣曾经被我在形式基础被我在形式基础课上反复谈到,但是重复产生的单调与乏味,却也值得充满兴趣地去研究。数量在现代艺术中正在毫无节制地被使用,数量消除着高雅,使艺术走向通俗,但是,数量也可以创造伟大的景观——每一个相似或者相同的单元组成一个巨大的形象,例如克里斯托·贾瓦切夫(Christo Javacheff)的《阳伞》,成百上千的黄伞和蓝伞在美国、日本的田野上散布开来.

Ref: 《去魅与解咒——管窥西方现代艺术》周至禹 P179; 艺术的去魅与返璞,researchga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