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他妈的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还是很没有力气的感觉,但是还是被人的信任、未来的期望牵引着爬起床了床,这种牵引都有一个名字,叫DDL。

我跟王老师诉说我被时不时冒起来的画面生气、困扰,王老师就一边画图一边说,这是你的选择。你有选择的,你做的选择是为它生气。

我这些天一直在拼我和我老师的碎片,我深刻的感觉,离把伦敦的故事拼完整,只剩一场马拉松。

或许我已经好了,马拉松只是一场考试,一种检验,

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我不用做一个作家,他们的故事也会存在,有这么一年已经够了。

 

我需要一些简单的快乐,快乐是一种对信心的回应,它很重要。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居。每个人都像一块泥土,连接成整块陆地。

——约翰·多恩《没有人是一座孤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