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怪你,怪这人间满是风雨

我想告诉你,

我最近的功课是直白的说话,不绕弯子。

上一次我就在尝试,有一些摩擦,不过我想我们都还能承受住。

还有就是,陈海贤对我是有作用的,因为他不是我的心理咨询师,可是他也是个普通人,

看到我陷在泥沼的时候,他愿意拉我一把,所以这种活动不用把他视为一种干预。

这是只要交流就会发生的一系列改变,我会汲取他的语言,比如我开始说的,我在学习更直白的说话。

这种表达就是发生在我和陈之间的,没想到在我进行反思性的思考,它就跳出来了。

我和王老师也会有这种交流,我觉得王老师的语言因此变得流畅了,在表达这件事上,我是王老师的老师,她叫我坎老师。

那种语言call back的场景,怎么说呢。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1 到了看更大的世界的时候了。

2 想到名校毕业的,清华,央美,剑桥(咦,是的,我想起了这三个人),以前或许觉得是有光环,现在觉得是基础扎实,树大根深那种。

3 我一方面自卑,觉得我的背景不好,但是又会安慰自己,或许我的意义在于告诉一些人,没有title也不要紧啊,我们都是足下土壤滋养的花。

4 我在寻求的是谁的认可?我能得到吗?不,应该问,这重要吗。

5 所以年龄投射人,我觉得那人目光太浅。不要低估任何人的活力,与潜能。

6 也许这是一种启示,可以开始过一种极简的生活。

7 事磨人,走向一种锋利。

我在想我的这封信,启示力道还是差了一些,结尾不够具体,没有点出我在VR要做的事情。我应该说的更清楚一些,参加workshop,divig into…什么的。

也许我可以把这种motivation用在netwr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