嗨,你好,是我,还是我,有很多名字的我。

也不是故意给你写信的。是我对自己的自我观察好像积蓄的雨水,慢慢的就够了一封回信。释放一些才能,给新的故事容纳空间。

我姑且算个年轻人,心情不太好的那种。因为疫情的关系,在异地滞留半年。不过疫情对我到没什么,甚至我觉得整个就业市场的萧条,我为找工作做了很多额外的工作,很多是很辛苦的,比如我给自己建了一个网站,上那种贼专业的Career Coach课,甚至还考了好几个证书。只是呢,越做越觉得没底气,离自己想要的那个画面越来越远。

我的Career Coach是一个老太太,人在美国,估计至少六七十了。我俩每个月聊一次,她非常惊诧我每次给她看的CV都非常不同,上一份和下一份往往截然不同…好像我会七十二变,变成不同职业的人。我当然没有七十二变,我是样样稀松。她问我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说我有一个List,列着最接近这个画面的25个人,只不过他们也都不是什么正经职业的,要么身兼数职,要么自由职业,还有创业的…总之,没办法把他们什么盒子里,在投递工作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要把自己放进什么盒子里。

隔着屏幕,我看见老太太眼睛里有什么在闪,她说孩子,我知道你有一些敏感(什么?她是怎么从条文式的简历里看出我的敏感的?)现在,我们别想CV了,你现在已经通过了简历那一关,我是你的面试官,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可以为我提供什么价值?

我想了想,我说我反应很快,学习能力强,我可以帮你快速的解决问题。

她说,你要怎么证明

她说,孩子我在电影行业已经工作几十年了。在告诉你一个秘密,招聘的那些人其实也

她没说那个是什么,我想是自信。

忽然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盒子都没有墙了。我觉得我可以去投任何一个公司,一个岗位,因为我有价值。

末了我问她,

我忽然想

这可能是作为设计师这个职业最美好的一点吧,你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