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功课是把事情变轻

从今天起做一个没心没肺,见死不救的人,

不论是对Paul,Felix还是陈海贤(咦,怎么全是男人)。

不在逃避创造的压力,要去创造真的价值。

这便是我存在的意义。

我不明白像我这样脆弱的要求到底有什么难

又不是夜莺渴望艳阳天里

与池水里的锦鲤去求爱

咖啡机与维修指南

#咖啡机

伦敦lock down之后我搬到了一个学妹家暂住,在机票的取消、改签之中,两个月已经过去了。

她家有个胶囊咖啡机,是前室友留下来的,面板上就六个极简的按钮,我们俩都不会用,还默契地觉得,嗨,不就是个咖啡机么,摸索几次就行了,找啥说明书?问人?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拿着各式胶囊跃跃欲试,畅想着生活自此小资又文艺,她点了一杯卡布奇诺,我…还她一杯咖啡味的水。

学妹还是佯装感动的喝下了这杯水,然后我们愤愤的说,可能是咖啡机太久没用坏了吧,没事没事,修理一下就好了。

我们消停了一段时间,谁也不碰这个机子,我甚至买了速溶咖啡,打算返璞归真。

可是家里有这么个家伙,你很难不去尝试的。做了几十杯奇奇怪怪的东西后,我们最终总结了一套“先按啥,再按啥,就会出来一坨啥”的操作流程,业务娴熟,味道尚佳。

咦,这个过程有点像黑箱测试。结果都是试出来的,依靠轮番的输出结果(ouput)中修正输入内容(input),有点费胶囊。

 

#面试

上周我进行了一场面试,这是我在伦敦投递工作中,唯一收到的面试机会,我很激动,

 

 

#玫瑰花

你看的很重的东西,那个玫瑰花一样的让你爱不释手的灵感,就是不吝惜的长在任何一片土地上,甚至沟渠,甚至尸体。

而花园这种

 

#失败成功学

好像天空飘来几个字:You learnt something, didn’t you?(你从中还是学到了什么,不是吗?)

我受够了自怨自艾、踌躇不前,每天被压力拽在床上无法翻身!

我要轻松!我要舒服!我要别人帮我,

 

#设计咖啡机

读Master的时候,我的小导师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脑子聪明,成名又早,说话时每个词机关枪一样快速往外打,语气和眼神都是上扬的。我的大导师就跟他相反,几乎不动声色,说的词都是短促有力的:行,去做吧。不好,你再想想。

在我做设计

我现在想,凭什么你们活得好好的,

现在想来,我们只是在填手中的咖啡,他只是幸运,先按出了一大杯而已。

Occasionally,无他。

继续试错,

我也

 

如果举重若轻是我毕竟的一颗,我愿意从捧着一杯卡布奇诺信手文章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