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浮光掠影的活在这人世间

最近帮学妹养兔子,就觉得可能喂养一个生命是最好的填满时间的方式。

她们就那么理直气壮地看着你,来喂我呀,不许碰我,给我梳毛,我可以啃你,你不能戏虐我。

因为我挠你地时候我会收起来锋利的小爪子,我咬你的时候也是在逗你玩。

每日一个自问自答。

我想我还是有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的,我在很谨慎的选择介质,用新媒体表达主题是对创作最起码地尊重,这是我地使命。

所以很麻烦我也选择网页来呈现,关乎内容,也关乎态度。

可能我再也不会做pdf作品集了吧,呵呵。

还在想有趣的后面是什么?

答,没有,有趣的后面什么也没有,有趣就是应对千篇一律的生活唯一应对方式。

有趣意味着,不停的变化,快速的应对,有层次地想法,严谨地逻辑,和共情(对自己的和对他人的)

它是第一个面具,也是最后一个城池。

发现陈海贤和Steven的节目,发现他的声音又变了,一样温柔,却透着一股无力。

他发生了什么,他不开心吗?

我在创造的也不只是设计,还是一种生活方式,就是在泥潭里深一脚、浅一脚的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技术和画面的差距,不只是在VR中,也是在市场对我的选择和我对市场的想象这件事上。

我们总能身处两个世界,是因为它们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