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养一只小动物,叫Felix,希望是一只短腿的小动物,兔子,狗,都行啊,荷兰猪就算了。

为什么觉得兔子很亲切,想起来原来《伦敦生活》里面女主养的就是荷兰猪,体型真是

忽然觉得人际关系有点像游泳,松紧的控制和把握,沉下去的时候猛一个伏地挺身。

其实我做了很多规划,也为规划所累,现在我只想肆意玩耍。

想记录就记录,想阅读就阅读,想规则就规则,想模仿就模仿,想睡觉就睡觉,想郑重就郑重,想轻浮就轻浮。

我觉得这是从兔子身上学到的。

忽然觉得我的心里长出很多生命。

忽然发现我和王老师都喜欢《百年孤独》和博尔赫斯,但是获悉的途径完全不同。

王老师的老师是树上的老师,我的老师是天上的老师。

所以我们最终会去不同的地方,她会回到树上,我会回到天上。

浪漫主义真是无可救药。

时不待我,我也不怕。

Vision without execution is hallucination — Tomas Edison.

没有付诸行动的远见只是幻想。–托马斯 爱迪生

有一篇文章挺有意思的,新媒体艺术站,《当我们讨论沉浸式游戏体验时,我们在讨论什么?》

我可以把它作为一个research,沉浸式体验如何和线上线下活动相结合,改写webVR的部份。

Structure

//in-betwwen space增强风味,引导进入AI场景的,主题叙事动画,深化与AI空间的连接感。

好句子//

我们期待,游戏与艺术,尤其是新媒体艺术的结合,在未来的无限可能。

//关于展览设计

如何在有限的时空中,传递出更富有特色和狠毒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