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可能我们都会非常粗暴敏感的把身边的人分为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

我们贴标签不见得事说,喜欢就要占有,不喜欢就要打压,而是,这是我们自我选择的过程,我们随后会选择走向我们喜欢他的人,去模仿他,学习他,让他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我选择走向Paul & Felix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们了,即便我已经离开他们了,但是喜欢这件事不会消失的。

他们不只是我的字典。我想,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两个人,跟我说,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就会获得认可。

可是,我好遗憾啊,因为我的前半生里,从来没有人鼓励过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做的畏畏缩缩,浪费了太多时间。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又用了我惯常的方式,去寻找身边人的认可。我只要做你在做的事情,我喜欢你喜欢的,你就可以看到我了对不对。不论玩游戏,还是看书,还是做方案,我都会带着这种东西。可是现在我想开了,谁都会带着的,他们的山里也有很多人,只是他们包容了他们。而我攻击了自己。

他会延续到我后面做的很多事情里,比如我回去陈海贤那里偷小饼干,他给我橙子我也会吃,就是因为Paul会在我的工作位吃我的糖果,Felix会玩我的按摩球。

这都是很小很浅的事,为什么我会一直纪得呢。因为在那一个极为艰难的时期,那是我最好的回忆。他们就像我的心理咨询师,每个周三都会固定关照我。我大概知道这种固定的力量,所以我的心理咨询师问我每次咨询的时间我一开始定的是周二, 我希望她能帮我稳定好状态,这样我周三偶遇他们的时候还是以前的Candace。而当疫情完全开始,我再也没机会见他们的时候,我就把时间改到了周三,企图找回以前的生物钟。

这是一个多么费尽心机,又毫无作用的设定。

这就是我和我的渴望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