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在青天水在瓶,我在等你

最近开始睡前看巫师唐望,早上写视频日记(已经坚持两天了,我好棒呀),

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心里的猫咪天天都在马杀鸡,哦,好舒服。

所以,我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就算我有自己给自己编故事的天赋,绘制打动一小丢丢人画面的能力,

这个世界需要我吗?

没有我,大家会活得一样很开心。

我不想从进化论的角度去研究这种感知细腻的生存价值,

做research的意义,在你决定做research时就被赋予的,道路已然脚下。

如同我去读书时,是书在读我,用我的此刻去呼应它,文章了然于胸。

我还是很糊涂的,想不出这想与做的关系,需修行。

我在等一个答案,回答我描绘不出来的问题。

就在刚才,我好像隐约看到一个答案:

把自己活成一面旗帜。

可是风从哪来?立在何处?

哦,朋友,这是另一个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