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力和耐力会区分一个人的未来

昨天,今天,明天,

有什么区别呢?

总不能每天活在焦虑里把,啊哈。

我想了想,活得不耐烦了可能是真的。

我好想看一眼对岸啊。

看,看见,看的见,被看见,可能是我的一个无法解释的执念。

声音在F的世界是一种可以设计的材料,在P的世界是一首可以传颂的诗,在E的世界是漂浮的无处不在的灵感。

而我,只想看到它,摸一摸,然后换下一个玩具。

我觉得这段时间的情绪也消解的差不多,

如果一个月找不到工作,那就两个月,实在不行就一年喽。

承认自己做个废物挺好的。

废物会被人需要吗?废物会成为艺术品吗?

废物需要很努力的做一些没用的努力吗?

废物的工作是什么?它曾经来过,又被抛弃吗?

哈哈哈,要不要写一篇论文,论一个废物的自我修养,

或者,自我存在。

我想念做项目的时候,

我想念忙碌与沮丧淹没我的时候,

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有用的废物!

好棒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