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2.15. Journey

琐事一二三四 一。 我和王老师聊写英文邮件时会怂怂地担心语法这件事。 王老师说,你知道grammarly做proofreading的时候是可以检查文章心情么?我每次都是angry,怎么改都改不了。 我说,那我肯定是unfriendly。 王老师说,没有这个选项,有formal,还有admire。心诚则灵,如果能收到一个admire的信,啥事办不成。 我说,好,我想让我的文字看起来是admire的。 然后,我俩都写邮件去了。 我刚才扫了一眼我的grammarly心情: sad。 啊哈哈哈哈, 这真是一整天最好笑的事情了。 二。 今天我把一段友谊埋进了土里, 用金钱,用骄傲,用冷漠,用拖延症。 没关系,石头本来就是开不了花的。 三。 如同废物被垃圾车给倒出来一般,我把自己丢到床上。 明明有20多个待办事项,我只想做一件事:kill the time。 而这个过程中,我连距离20cm远的电脑都不想碰,勉强去摸距离我0.01cm的手机。 消磨时间的方式千千万,我选择刷陈老师早年写的知乎问答。 时间的求生欲很强,不想被这种无意义的活动谋杀。我的手指就不停的追赶它。 最后,它们交会在一条“人应该如何面对衰老”的问答上。 陈老师答非所问的说, “某种意义上,人生就像一块拼图,起手的时候,它是杂乱无章的,你看不出这是一幅完整的图画。当你老了的时候,拼图的最后一块落下。你一下子看出,这幅图景的整个含义。你年轻时经历的看似无意义的一切,都在大的图画背景中,找到了自己的意义。你知道了,叛逆的那段,是为了得到教训;失恋的那段,是为了懂得爱情;迷茫的那段,是为了等待机会;失落的那段,是为了偶遇那个人。这其中,有些道理并不都要等你老了才懂。但是从整个人生图画的背景,你会看得更清楚。 就像一个画家为画作添上最后一笔,一个作家为书本划上最后一个句号,一个制造者为机器拧上最后一颗螺丝。人生就是你的作品。如果你对这个作品满意,你就会怀着满足的心态欣赏它,如果你对这个作品不满意,那么你就开始贪生怕死了,可是,你没有修改的机会。 完整感和完成感,就是人生的意义。” 陈老师,如果中文可以用grammarly来测量心情,你的文字应该是sad吧。 不然为何我眼中有泪。 四。 最近整个欧洲都被飓风横扫,那吵吵闹闹的气势好像要把窗户给刮下来。 我暂且放时间一马,背对飓风,面朝键盘敲敲打打,蓦地听到背后咚咚两声。 我满心期待地回头, 窗外并没有人。

Riverside Daffodils Farewell to a Friend

Written by Su Shi (苏轼); Translated by Yuanchong Xu(许渊冲) Three years have passed since we left the capital; We’ve trodden all the way from rise to fall. Still I smile as on warm spring day. In ancient well no waves are raised; Upright, the autumn bamboo’s praised. Melancholy, your lonely sail departs at night; 一别都门三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