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Acoustic Tale

I met two wizards. One is young, the other one is a senior.   The young man practices light magic. It looks like animating objects, but it is not true. He brings lives to ordinary objects. He used to help a table sing a song, and wake up a piece of wall. He succeeded. More…

2020.2.21 Oh, time

我不想日记里只有心情 我写CV的时候看到一个满身是洞的女人。 我想把她丢进垃圾桶。 路,本身就是答案。 可是,我任然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我之前看过一个日剧,讲得是废物一般的四个音乐家的故事。 故事开始的时候,他们活得像垃圾。 故事结束的时候,垃圾还是垃圾,但是,很开心的,他们相遇成为朋友。 哦,垃圾也需要朋友的。 不是的,垃圾是最需要朋友的。 漂亮的蝴蝶,成熟的枣树,高高在上的小鸟, 他们什么都有,我有朋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瞎了吗, 你什么都有啊,你这个垃圾! 哦。 我可能 我对陈老师的信念正在一点一点的瓦解, 在我的咨询师说,我的每一段经历都是人生拼图,我们不需要把拼图全部拼齐也能找到答案的时候; 在我读到唐望说,不要迷信理性,停止内在对话,像战士一样行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一些语言是很有力量的,因缘巧合,它们注入到你的大脑,成为了至高无上的行动指南。 可是又有一个事情发生,我能看到那些话的源头,陈老师不是智慧的化身,他也只是个湖畔贩水之人。 这个事情也不是突然发生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发生在当下有点措手不及。 所以呢,要怎样? 告诉他,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失望了。 告诉他,你的自卑是有道理的,我现在看到了。 告诉他,我终于能把你当朋友了,admire消失了。 我的咨询师还说,当我们更亲密的时候,你一定会从我这里逃跑的。 下一次我会告诉她,不用担心,在我从你这里逃走之前,陈老师碎了。 陈老师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他逃走了。 我们聊着聊着,陈老师忽然说, 我可能 然后,他停住了,再也没说一句话, 我也没问。 以我对他的了解, 他通常后半句是要说,做不成什么事。 我想,若是不接这句话,也许这事就成了。 不过,我可能 是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