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2020 Lucky

如果用另一个维度来看,我觉得我的父母非常爱我。 他们给了我追寻我未知的东西的空间,这是他和他们的父母不一样的。 我现在多了3个多月的时间,我得工作,也得找工作,像迎接一场没有硝烟的考试。 我的好朋友已经怀孕了,我居然现在才知道。 我的心理咨询师曾经问过我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会 因为我在探索世界的边界啊,我不能带什么人,不能带父母,不能带亲密的朋友,没有爱人。 我必须非常努力,才能到达那里。 我会等到什么样的未来呢? 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该如何跟这个世界相处呢? 我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见死不救的人呢? I am tired of chasing ghosts, both of you stand out my comfort zone. You had nothing to give me except a rush. It was all I asked for and all I ever g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