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2020 Game

看到网易游戏的招聘,觉得眼前一亮。 网易也有VR游戏的设计,我觉得我这段时间有了很多事情可以做。 然后补一些交互设计原型的地方。 想来也挺有意思的,王老师从建筑学根正苗红的出发,也许会和我从小路上相遇。 我从游戏中来的,我以为走了很多弯路,结果,最终我会回到游戏上去吗? 真如同南怀瑾所言,顿悟和渐悟本没有区别。顿悟的也会渐渐迷失,渐悟的也会抵达什么地方。 明暗之间,触发起一首小诗: 人间的万象真理, 愈求愈模糊, 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 便愈觉娇妍。 我现在可以欣赏这种模糊了。 现在我想起Paul的推荐信还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想要的已经都得到了,我没什么好失去的。 他在未来等我。 不论多麻烦,我都会把那把吉它运回去的。 时间是唯一的魔法。

10.8.2020 BOX

嗨,你好,是我,还是我,有很多名字的我。 也不是故意给你写信的。是我对自己的自我观察好像积蓄的雨水,慢慢的就够了一封回信。释放一些才能,给新的故事容纳空间。 我姑且算个年轻人,心情不太好的那种。因为疫情的关系,在异地滞留半年。不过疫情对我到没什么,甚至我觉得整个就业市场的萧条,我为找工作做了很多额外的工作,很多是很辛苦的,比如我给自己建了一个网站,上那种贼专业的Career Coach课,甚至还考了好几个证书。只是呢,越做越觉得没底气,离自己想要的那个画面越来越远。 我的Career Coach是一个老太太,人在美国,估计至少六七十了。我俩每个月聊一次,她非常惊诧我每次给她看的CV都非常不同,上一份和下一份往往截然不同…好像我会七十二变,变成不同职业的人。我当然没有七十二变,我是样样稀松。她问我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说我有一个List,列着最接近这个画面的25个人,只不过他们也都不是什么正经职业的,要么身兼数职,要么自由职业,还有创业的…总之,没办法把他们什么盒子里,在投递工作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要把自己放进什么盒子里。 隔着屏幕,我看见老太太眼睛里有什么在闪,她说孩子,我知道你有一些敏感(什么?她是怎么从条文式的简历里看出我的敏感的?)现在,我们别想CV了,你现在已经通过了简历那一关,我是你的面试官,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可以为我提供什么价值? 我想了想,我说我反应很快,学习能力强,我可以帮你快速的解决问题。 她说,你要怎么证明 她说,孩子我在电影行业已经工作几十年了。在告诉你一个秘密,招聘的那些人其实也 她没说那个是什么,我想是自信。 忽然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盒子都没有墙了。我觉得我可以去投任何一个公司,一个岗位,因为我有价值。 末了我问她, 我忽然想 这可能是作为设计师这个职业最美好的一点吧,你可以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