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8.2020 Wisdom

他们对我好,是因为我用好的东西来换的。 他们是我的老师,是因为我和我的老师、老板、甚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从来不是考虑他们能给我什么,而是我能给他们什么价值。 这就是为什么,我工作的时候升迁比别人快,做完项目后Paul和Felix 这就是你之前说这是讨好地时候,我下意识地不喜欢。给价值怎么会是讨好呢。 我以前找不到这个 没有意义是可怕的,没有价值才是真的。 我不得不承认这段时间你的陪伴是有用的,如果你不是让我把视角转向 我会想,陈海贤从浙大离职的时候心里不委屈么,马斯克他妈妈被家暴离开的时候心里不委屈么,可能世界上从来没有坏人,但是无知的人是会伤害人的。 因为我更爱自己了。 我之前看过一个美剧,男主是被遗弃的后来被收养的,一方面他的演讲里, 我觉得就不怕冲突吧,如果真的是值得考验的关系,至少会有一瞬间愿意为对方理解,化作感动。 sijia咄咄逼人,叱咤着说,你要变成你室友这样的人了。 喔,我忽然觉得这是一种表扬!我倒觉得这是一种解脱,人不都是观念的囚徒,我居然从角色A到跳转到了角色B。 人家不帮你,只是觉得你不值得而已。sijia可能对忠诚有什么误解, 做一个老好人谁不会,做一个理直气壮地维护自己利益的人却需要功课。 我寻求地是一种自由,而自由不是隔绝,不是孤独,而是获得了精神连接,它可以是和人的,也是和未知的。 我在想这世界的真与假。 我进入社会的初始配置是一个城市规划师(我后来还以我自己为原型写了小说),城市规划师或者说建筑师,是一个很特别的行业,多特别呢,就是在我们的学科设置里,它是需要,不像别的专业一样,对于西方社会,它会有Part1,2,3不停的在专也系统里打磨,而且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培养体系,互相不承认,和医学一样,本科五年毕业后只是见识到了门,门里面的世界还由很多。建筑行业的培训也很特别,它培养的是集合设计、技术、执行的各种操作,城市规划和建筑在专业设置是从一个大树出来的,都是广义的建筑学,我们收到的是一样的空间训练,要划分边界的话其实很难,所以基本上中国所有建筑学院都名叫建筑城规学院,中国的城市规划有自己的社会主义特色,所以最近几年仍为一级学科,好像城市规划和建筑学就是两个专业了。但是呢,这只是在当下十几年的中国成立,去看文艺复兴时期,达芬奇还设计下水道和防御城墙呢。 我入这个行业的原因是游戏,我小的时候朋友很少(不是我不善社交哈,是我父母工作的原因,经常在不同城市之间变动),不像很多沉迷游戏的人可能高中大学荒废学业,我荒废的很早,从小学就开始了,我沉迷一款叫做SIMS的单机游戏,我的世界观、人生观都是从那里得到的。游戏对于我不仅是童年的玩伴,吞噬时间的机器,还是承载着想象的乌托邦。但是,我学理科的,还是会怀疑的,世界真的是这样运行的吗?它运行的动力是什么,游戏的规律是否就是真实的规律,可是没有一个专业叫做宇宙学或者世界学,我生活在城市中,我翻高考后填报志愿的小册子,最接近的专业叫城市规划,我就这么学了城市规划,去了山东建筑大学。 等我去了大学,单机游戏,特别是城市营建类游戏已经衰落了,我也只好,关心一下学业,我对手游里的英雄、场景,故事什么的,其实很难被打动的,而且在建筑的空间里其实是有严肃而美好的故事,建筑大师就是用材料、空间讲故事。我毕业后又在这个行业里浮沉了五年,我可以给你看我的作品集,但是我不觉得它们是作品,因为,我做的很多项目不是为了这个城市更好,而是为了开发商更好,政府文件觉得好。我辞职的原因也很搞笑,是因为我老板给我升值了,我是我们公司最年轻的主任规划师,收入就不说了,会不平衡的。我获得了一个巨大的肯定,但是那个肯定让我害怕,我害怕我一辈子庸庸碌碌没有作品,我那个时候带团队的,还要让他们眼里的光熄灭,哦,甲方不喜欢,不,我们就只控容积率,理念就是衣服你可以套别人的衣服。所以为了不让自己眼里的光熄灭,我辞了职,那个时候做了一些私活,画漫画,写小说,有一件事还挺值得说的,就是腾讯游戏跟我约稿为了一个营建游戏写小说,游戏的开始时一个年轻人来到一个城市辅助市长做城市规划,后来它觉得有很多荒诞的地方,最后逃离了这个地方。 我想你们需要的不只是一个游戏策划,你们需要的是一个看过世界之大依然保有赤子之心的人。 你们需要的是一个创作者,不管他的画笔是虚拟世界的文字画笔,还是真实世界的泥石土沙。 你们需要的是一个流浪者,他追过极光所以 你们需要的是一个演员,普通人的面具之下,朝九晚五的工作外,他做好自己的工作, 练就不死心。 游戏世界看似是假的,却给了我一个真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