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还是很爱这位陈老师的。

谁不爱这种信任、理解、关心和无限的好奇的。

这种爱的确和性分不开,而且我能感觉到自我来杭州以后,这种

你想得到什么,就能获得什么,你想要理解就能获得理解,你想要获得爱,就能获得爱,你想获得一个爱人,别奢望了,爱和爱人之中你只能获得一个。不然,爱就死了。

就像不是所有写出来诗的人都叫做诗人。

工作,工作,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余秀华上台的时候,陈海贤就像个迷弟一样在那里喊,我们爱你。

我觉得,他也是借着抒发对诗人的爱,爱着很多人。

是可能也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过真实的生活是一种很昂贵的生活方式,代价高昂,但是值得。

爱,会过去吗?或许会,或许不会。

这可真奇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