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没有什么期待,又有什么好怕的

我厌倦了给自己贴标签,看人脸色,放大一分善意到整个天空。

昨天我抱着学妹放在我家寄养的小兔子。

我坐在椅子上,兔子坐在我怀里。

本来很温柔的画面,忽然那个兔子就忽的一跃而起,从我怀里挣脱出去,跑到草丛里去。

我就很生气,心里就想骂它,兔崽子。可是人家就是兔崽子啊,一定会离开的。

我跟陈老师和王老师打交道的也是小心翼翼地。

我很害怕自己索取过度,麻烦到他们。

陈海贤不是,管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我真的会监督地,我这人对别人地事比对自己地事上心。

不过我觉得我不会催他了。因为他上周问我,要不要把我推给一个他刚认识地人,问问有没有工作机会。

我真的是花了超级大的勇气说,不用。然后他还说啥,你确定不要吗,还把人家的简历发给我,说不定冥冥之中什么的。

我又很挣扎,我心里又很多话想说的,比如,要是投杭州的建筑工作我可以自己找,不用你。

我怕这种拒绝伤害关系,但是我忽然想到,害怕的事情会让害怕发生。

我现在就想,我还需要这个朋友么,要这朋友干嘛。

我觉得还是跟王老师舒服一些,王老师最近有一个分享的机会,作为优秀毕业生跟辛辛学子分享项目那种。

然后,我帮她改文字,其实也不算改,就是她跟我说,我给她反馈。

这种感觉很特别,有一种她做我的眼睛,我做她的耳朵一样。

不知道为何,在她那里我不用那么厉害,因为我怎么都不如她厉害,啊哈哈。

现在的自我就是很好的自我。

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很好的生活。

我不要盯着比我更富足/奢华于闲暇的人生。

我的童年时光,它本来的模样是喜忧参半、悲喜交加的,而不是一场讨好地谎言。

我要学会原谅那些曾经给我伤痛的人。

我要学会原谅我自己。

我要回忆起童年时候,那些值得感谢的人,那些给了我自由,给了我礼物,让我快乐的人。

我应该学会真实地面对自己地烂摊子,而不是在情绪上逃避,在精神上自我。

我想真诚的面对自己,我都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

我愿意相信此刻的懒惰也是有意义的,我若逃避也一定时有原因的,我选择含苞积累,而不是盛开。

很多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活着的,生活还没有教会你的,迟早要教会,我已经获得的,也会逐渐失去。

我唯一拥有的,只有时间,对的起当下的时间,对的起寄存在这个躯体里的价值吧。

把找工作的经历当成一种学习,想一想你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价值。如果没有人看到这种价值,那就不要自恃这是一种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