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珍惜每一个今天,名为明天,名为未来

记得我跟陈海贤聊过,我说我以后想成为眼中有光的老头。

他说,那没戏了,你没办法成为老头。

看乘风破浪的姐姐,郑希怡的点头杀我就忍不住心痒,我就是想让眼里有这种光,有杀气,有分寸,有气量。

就是那种我见过了大风大浪,安于我这身躯壳之中的坦荡。

我无法左右命运赋予我什么,我只能做我当下能做的事情啊,

用我这个不太灵光的脑袋,意志力也不甚鉴定的心。

一个灵魂既自由又自律,嗨,那不就是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