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心里面已经很多泡泡破灭了吧,人真的会随着境遇改变想法。

王老师家住在贝克街旁边,我每次来找她,做地铁站的站名就是贝克街。

然后,我一直没去过,我伦敦哪个景点都没去过,有一天我俩去超市买菜,路过一个街角,我说欸,这是221号,她就说是221B就在旁边,我就吓了一跳。

妈呀,我来到了贝克街221B!我就去看,真的是平淡无奇的样子,疫情吗,路上也没什么人。

我就想,难道我真的是要走了,我居然来到了221B。

我从来没去过什么景点,大本钟也没去过,伦敦塔桥也是跑马拉松路过的。

一方面是因为懒,一方面是你有很爱很爱的人,觉得有的时间去了解,你想留一些惊喜。

感觉这一次是来给王老师做饭的,要把我会做的饭都做完了,我就该走了。

当然我也不希望这么伤感,都没有人去死,我就是难过的不行。

还有一个月,还要战斗。

我觉得我意识到的是,越是此时,越是战斗正在展开,倒没什么好怕的。

我觉得我要是去了阿里,我也会爱自己的,我会觉得自己很厉害,一个十几年捣鼓建筑的人,最终转身,彻底出圈,这个故事很酷。(天啊,这故事得多难,我学了最好的建筑学是为了离开这个行业吗,妈的)

如果我能克服心魔,痛下决心,跟我想要靠近的设计公司写一封自荐信,争取最后的机会,也很棒,新的联系正在生长,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都是很难的决定,

无论做哪一种,

他们,它们,都不会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