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问我,你是如何学会设计的。

我会告诉他,我是从一场酣梦中被叫醒的。

如果不是陈朋不怀好意的把我从走神的课堂中叫醒,我可能到现在还在沉睡。

今天听MIT的onlin pitch一方面很激动,一方面又觉得自己很差劲。

要是我再有种一些,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多好,不计金钱,不计时间,不计他人眼光,不计后果…

多好。

结尾的时候一个老爷爷说,如果明年的时候能看到一个项目实现就好了,

至少我们现在看着这十个项目在这里,心怀希望。

他还说,你们正在经历的冒险之旅,就是设计本身。

说的真好,我的设计之旅是和Paul和Felix一起完成的,

这条路本身就是设计本身,可是设计能停止吗?这种热爱能停止吗?

我想我还会做设计,就好像我还会爱上很多人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