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旧在和陈的羁绊里沉浮。

可能选择了来杭州,就选择展开一个新的冒险。

爱你的人,是爱你一阵子,一个瞬间,一个臆念,还是一辈子呢。

会有人真的爱全世界,全人类吗?

真的有爱吗?

我对他的喜欢是真实的吗?这一次,要让它过去吗?

我觉得他来是为了见我,而我是为了让他看见。

他太敏感了,可是我好像又很享受着于这种非常灵敏的生物对抗的乐趣。

如果他是风,我是捕捉风的猎人。

如果他是云,我就是调戏云朵的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