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的精彩

心里常常酸。现在想来这种酸并不是食物发霉,而是全面面包咀嚼起来的味道。

就是把地里长出来的粮食,和着唾液吸收消化你必须要经历的味道:酸涩。

我选择了一种无处着陆的生活,至今看不到边缘。

昨天看《徒手攀岩》的时候,看到Alex住在房车里,一个山攀岩完毕去攀爬另一个山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

我好像缺乏一种能力,就是判断自己的处境,为自己做最好的选择。

我为了拥抱一个普通的意外,浪费年华,华是才华的华,华是傅嵌华的华。

要不然,投递一下日本的工作吧。

至少今天,我想住在Python里。

现在想来我这兜兜转转的一切都有其意义,现在看不出来,不怪我。

我也没又走一条特别难的路,至少少有人走的路,属于我的路。

属于我的performance,我觉得不需要再想了,就走下去,走比想重要。

我觉得我的胸口有一只鲸鱼,妄图吞下一切。

剖开胸腔,那是很多很多的欲望,善良和牵挂。

我看到了美好的东西,我无限的想要接近它,这没有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