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苦于现在

我知道你现在有点困惑,

做事情畏手畏脚,

有可能是疫情的到来打乱了你原本的计划。

但是你得承认,你其实根本没计划,你累了,你想休息,想拖延。

这一切的发生,正顺遂你意,你并不焦虑,相反的,你还有点释然。

Fu,你要放自己自由。你可以在没有Paul和Felix的拐杖下还做设计。

AAR是我的,是我的,是我的,是我为Paul做的,但是哪个建筑师还没有个委托人呢,哪个果没有因呢,哪个学生没有老师呢。

这件事,王老师说的对,我的脐带要断了。如果执着于声音,我讲故事的能力怎么体现呢。

Animation might be right。

我知道我不喜欢整理CV,投递,做研究,网课,但是,我要明白,

我是一个creative problem solver with good taste.

所以,我难受的点在于,没有创造性的follow up,如果我的任务变成了一个有感染力,却又符合UK标准的CV呢。

比如,针对我的design synthesis这件事,我可以用什么有创意的图表来把它表达出来呢。

不一定是用肤浅的图标,我的表达,既要有逻辑,扣住对方想要的,轻松直白。

这是一个拆解问题的训练,把它想成一个数学题,物理题,而不是…脑洞题。

虽然二十天过去了,我还是跟金刚经不熟,跟大家也不熟。

关于微尘老师:

首先,我不承认你是我的老师,我觉得被称作老师是一件很郑重的事情,我们关系不到。所以这里的老师,是泛指您的职业,也指您和群友互动的姿态。

其次,即便是泛泛的云交往,我也感受到了你身上有两种特质:一个郑重如磐石,一个轻灵如云朵。这有点矛盾,也有点意思。若是人家问你一个沉重点的问题,譬如生死,你大抵会轻巧的回答。若是人家问的是一个看似无关紧要的小事,譬如坐着好还是站着好,你又会重重拿起这个问题,绝不轻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