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有一些人的对话,是不需要说很多就能懂。

我倒是没有对你失去信心,毕竟和你的咨询中也很有惊喜的瞬间。

我都记得,它们是真实的,宝贵的,美的。

我知道它们的发生,也看得到它们的凋谢。

我不觉得我不信任你,很诡异的,可能是因为你总想提我父母,我觉得我已经绞尽脑汁给你展示了我重要的片段,我仍然。

毕竟说是真的共情,我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

我已经觉得很疲惫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会对认真的对待和你的对话,你不知道我多么是急切地找这个答案,我有一个笔记本会写一些碎片,我甚至又开始写文章来梳理它们,我会努力让自己客观的,

你说你还觉得对我缺乏了解,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全都展露无遗了,的确每一个碎片都有连接的可能性,可是我又看到每一次你放过了我。

我可以给你讲很多很多故事,但是你知道么,故事讲出来的那一瞬间,它就离开了我。

它的情感就倾倒了出来,一些记忆就被修改了,那些没有被故事线索归纳的碎片,

我希望由你来串起来,而不是我,因为我知道要是我串的话,哈,还是那个老故事,

有点励志,有点上进,有点辛苦,有点孤单,有点不被人理解,它是一个正在进行的好故事,一切都很好,就是主人公太惨了。

她的心理咨询师可以作为一个看客理解它,却无法作为一个医生、一个朋友来改变它。

就像你说的,我既可以保有那种生长的力量,也能拥抱家庭的幸福,就像它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一样。

哦,希望是个好东西,但是有时候,没有希望才是希望真的到来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