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和王老师做设计遇到障碍的时候,我们会做一件事:

翻一下小本子,看看有什么previous idea可以recycle.

我想我们现在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我看到你也在记录一些东西,有没有什么问题是可以recycle的?

我相信到现在他们的答案已经遍了。

如果你问我从哪个问题开始,不如从我们聊天的第一个问题开始吧。

你觉得是什么?

我猜会是为什么选择你?

我会告诉你,你跟我妈妈长得很像,我妈妈现在不长这个样子,可是在我小的时候,她的头发是烫卷的,会扎一下正好放到肩前。

而你照片的背景,绿色的植物的架子,很像一个阳台,有点像我姥姥家的阳台。在我童年的的家里总有个这样的阳台或者院子。

我想,要不是你的自我介绍里放了一张这样的照片,我们可能不会现在在这里聊天。

其实我也并不是很了解你的学派,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怎么了,那个时候很糟糕,但是也不是我最糟糕的状态,我觉得我能撑过去。

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我不会承认。因为我是个骗子。

骗子也不对,我也没用这个事情谋利。

我只是过分敏感,我的情感的颗粒度比别人要多很多,我会同情很多人,把他们写进我的故事里,我看起来可能不太热情,可是我比所有人都关心他们。

这件事对我和别人都不好,对于我的伤害是,我的共情会变成不停不停让我分心的东西,而对鄙人的不好是,很少有人能接受我,我比别人更容易受伤,我必须得保护我自己,我自己的时间,设计,朋友。

所以,我希望我变成一个骗子,因为我觉得那样我会开心一些。

还有件事我觉得我要告诉你,很有可能是我觉得这此对话中最重要的事。

就是陈海贤这件事,他只是碰巧是一个心理咨询师的朋友而已,除了他心理咨询师之外他还有很多别的身份,我觉得你很介意这件事,你可能觉得我不满意我们的咨询的时候,你可能觉得我在把你和他对比。其实,不是的,我们聊到他是因为他很重要,我认识了他很多年,我不是一个愿意曝露自己的人,他也是,偏偏我们在很难得时候,忍不住互相曝露了一小部分。他认出来我得某种潜质,一直鼓励我,他是一个很特别得朋友,就好像一个一贫如洗的人,却带了一块贵重的手表。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我曾经觉得很遗憾,因为我和他是朋友了,他就不能跟他做心理咨询师是一件挺可惜的事。但是现在我觉得,还是做朋友好,如果我们不是还是朋友的话,我就没有机会帮他了。

陈海贤一直都不知道我在做什么,真的是,我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我就是隔三岔五跟他说我不想上学了,我要退学。

你知道吗,我真的经常想退学,在高鹏和我冷战的时候,我的所有同学都和我划清界限,我为了卷卷和前室友闹掰,可是卷卷明知道这件事我没有错,却从没有为我说过一句话,因为她软弱。

我自己搬家,找短租,我去年的这个时候糟透了,我的队友是一个韩国大叔,是我忽悠他和我一组的。可是到了一个学期结束,这个大叔跟我说他喜欢我,他能力很强,但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很多人都想和他组队,我不知道,他跟我告白,我怎么和他一起做项目,我不想利用他,也不想委屈自己。我特别难,我明明有队友却不能联系,自己做剩下的工作。高鹏也是差不多不久后闹掰的。keisei曾经是我的朋友,搬到一起,我开始住客厅。我自己做了很多很多事。我那段时间特别累。

然后我也没队友了,这个时候,好像Paul和Felix在我的世界里比重变大了。其实他俩一直都挺欣赏我的,但是我的状态很差,我开始做我自己的项目,Paul对我很有信心。我都不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信心是哪里来的。

Nong给我看了她的网站。

我就明白了王老师说的,有才华的人太多了。

那些老师们,怎么可能会记得住我们。

哦,有才华的人太多了,有才华、努力还谦逊的人也不少。

为了走进你们,我不能躺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