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这一篇的名字应该叫“三十一而已”。

我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不是来自于消失的父母,遥远的老师,缺席的爷爷奶奶,丧失的伴侣,泛泛路人甲。

我代表傅嵌华爱着自己,我代表Candace爱着自己,我代表喵爱着自己,爱这份真实,勇敢,蓬勃的生命力却有一副照顾不好自己的样子,可是随便谁都能把我捡走。

我爱她的命悬一线,却红星护体,她真的是以一种难以言说的方式,被命运之神错爱的。

我给你将一个小故事。

我很小就被送到幼托了(是的,这件事可能很难放下了)。

我肯定是不想离开妈妈的,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哭闹,我妈妈跟我说,我的做法是故意把粪便拉在裤子里。这样弄的自己一身粪便,幼儿园地工作人员就不得不把我妈叫来,然后她会带着干净衣服给我换上。我现在也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就是我洗完澡喜欢光溜溜的被被子包裹着,喜欢那个湿乎乎的水气被干的床品、织物包裹的感觉。

我想我是有过叛逆期的,三个月到六岁之间的,后面的我极其懂事,以至于对他们真的没什么需求,但是我知道那个底,有他们兜着。

说白了,创造力,就是生命力,就是把事情搞砸,还能嬉皮笑脸,看看给世界带来了什么新东西。

我想我知道,我人生中学到的第一课就是,搞砸一切也没关系,我这又一次证明了,爱是在的。

我看得到谁还在,妈妈一样爱我的人在哪里,我需要的不多,我需要又很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