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t your waiting be not even longing, but simply a welcoming. Welcome everything that comes to you, but do not long for anything else. Long only for what you have. … Let your longing be for love, and your possession of a lover’s.”
在读人间食粮,有点搞不懂一直出现的Nathanaël纳塔纳埃尔是谁。查了一下,原来是耶稣的一个门徒。
我喜欢Gide的文字,期若游丝,如同一个溺水之人,随便抓了一个木板,借着陌生门徒的对话叩问上帝,为何让我活着。
我曾经也有这样的时刻,我现在正在痊愈中,我会越来越远,又或者明年的时候我又会重复它。
海浪越来越深,深爱的,失去的,得到的,呼吸着的。
我得活着,我的创造,我得对自己宽容一些,我得对自己严厉一些。
可是对自己宽容,不就是对时间的残忍吗?
该醒了。
时间真实一个可怕的事情,轮回,一次一次重复。
我最近会闪回到去年的这个时候,我也是在搬家,身体和心理疲劳,埋怨室友的不靠谱,而我和我觉得靠谱那些人一直维持着物理距离。
难道我去年的时候就生病了吗?我现在好了吗?我能做出来这些东西,是因为我在一个病态中吗?
和王老实越来越近了吧,这是好事吗?如果我们有一天要分开呢?像我和他们一样呢?
陈老师会说,又没有谁要死。
哎!这都什么跟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