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 Design ad Brand Design

Design is relationships. Design is a relationship between form and content. Design is everthing. Everything! 设计是形式和内容的冲突,形式就是那个问题。我指的是,你怎么做它,你怎么展现某样东西,你怎么思考,你怎么说话,你怎么跳舞;舞蹈编排是内容,它是舞蹈本身。(这个定义更适合平面设计。我觉得设计就是解决问题。) 设计是形式和内容的关系。这是什么意思?你就是应该这样教。你必须不断教这点,不断教,直到学生无聊死。你不断问问题。(和当初奎哥做的一样,奎哥是问了十节课的消费者想要什么,五到十年后,他们想要什么。同样的问题问一遍和十遍效果完全不同,至少,对我来说不同。) (文艺复兴时期的)艺术家及建筑师瓦萨利曾说:设计是基础,是所有手艺、绘画、舞蹈、雕刻、书写的基础——设计是所有艺术的基础。设计是所有艺术领域里内容和形式的操作。/ 也就是说,设计,平面设计,和会话里的设计并无两样。如果顺着这个想法推到底,你就能确定,设计和会话,或设计和雕刻,其实并无差别,都是一样的。 设计也是一种比例系统,指的是尺寸大小之间的关系。 (兰德的一大论调是:设计是探寻关系的过程。) 这类关系是没有止境的。这正是设计很难臻于完美的原因之一。因为你做的每一项动作,都有无穷尽犯错的可能。设计是化繁为简的过程。繁的部分充满了各式各样可怕的问题。要试着去评估所有的无难题,然后把他们变简单,这是非常困难的工作。 重点是要知道你在做什么。重点是要界定和有能力界定你的主题。 我总是建议大家读书;很少人想读书。 但我真的认为,除非读过《艺术即经验》,否则不算念过设计。我警告你们,你们很可能会读了第一句就把书放下。但读完全书的人,一定会充满感激。 运用双手非常重要,那正是你和母牛以及电脑操作员不同的地方。 正确思考电脑的角色,然后把它摆在正确位置上,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 你会用电脑,会操作所有系统,会Quark和其他所有软件,这和你身为设计师,了解自己正在做什么这个问题比起来,根本微不足道。因为电脑没办法教你如何当一个设计师。根本不可能!你们知道,打字机发明之后,它最伟大的成就,就是摧毁了手写字。如果你们看过打字机出现之前的手写稿,你们就会明白我在说什么。 Graham Wallas在《思想的方法》关于构思想法的见解: 第一阶段,准备期:先调查问题的所有面向,做出粗略或精细的概要,然后忘了那个问题,总是把它抛到脑后就对了。 第二阶段,酝酿期:把问题忘掉,让它酝酿。让它在你心里慢慢熬煮。假使我要做某件事,我会先发出各种疑问,然后把它们抛到脑后,各一个礼拜或隔一天再回来想,然后就会有些念头出现。/酝酿期非常重要。/你给它时间,你就能做出决定。 第三阶段,豁朗期:问题整个浮现。你知道,你等了一个礼拜,然后突然之间,灵光一闪。你有了想法。此刻,你要立刻把想法记下来,看看它是否符合你可能采取的行动。 (agree. 有过这样的体验) 这就是设计的过程,或说,创意的过程。从问题开始,忘了问题,让问题自己浮现或让解决方案自己浮现,然后重新加以评估。 当你把解决解决时,你会觉得置身天堂。可能没过多久就会改变心意,但你赢有过置身天堂的感觉。这种感觉没必要持续太久。你能想出另一份工作,会带给你这样的满足感吗? 解决问题的满足感真是大得超乎想象啊。/ 就是因为这样,你必须了解你在做什么,你必须知道什么时候问题出现了。如果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怎么知道是不是碰到问题了?你看着它,你不喜欢,但你知道有些地方出错了,像是比例、反差、纹理,等等。于是你一一检查。找到了,就是这里!我不喜欢这个比例。这里太大了,这里太小了。 在我们这行,有种暗中危害的东西,叫做“混饭吃”。我们有一堆工作室,养了一大群员工,他们没事可做,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忙,所以不停给案子擦脂抹粉。 你必须用这样的方式去思考这些问题——而不是思考设计。设计是你的思维产物。问题的解决方法会在一秒钟突然浮现,但在这之前,你必须专注在这些想法上,你要做地毯式的思考,因为你在搜索。你在感受。你在寻找某样东西。你不知你在做什么。你迷路了。你被困在迷宫里。所以,思考是设计过程中的第一要务。 我做事情也很快,但我现在要处理的问题是过程——是我要怎么做,而不我要做什么。 你们知道,歌德曾经说一句话,大意是时我们看不到近在眼前的东西。这是真的。当你出现某个想法时,你常会纳闷为什么不是昨天而是今天想到的。昨天你就是想不到。 解决问题的方法总是藏在问题的某个角落,你知道的,就在某个地方,你得去把它找出来。 (回答时代不同设计不同的问题)我不认为有任何不同。如果你说的是社会问题,或教学问题,那就另当别论。但设计问题并没有什么差别。它们永远是困难的。好设计依然是好设计,不论它是什么时候做的。/ 为什么会这样?设计没有过时的无难题。设计是举世共通、历久弥新的,一个好设计。 这是个愚蠢又荒谬的想法——“新”事实一种特质,和任何东西都不相干。你们不必为“新”伤脑筋, 你们只要担心这件东西是好是坏,不必担心它够不够新,谁管它是不是新的? (哈哈,同意,关键是能不能解决问题,是不是足够好) 学设计,你们要的是清晰的头脑和清晰的思路,不能随着电脑团团转。 (电脑大大提高了设计的效率)但现在这种做法也有问题,它没给你沉思的时间。你没时间坐下来思考,他不断踢着你的屁股走。你知道它一直在踢你。你没法停下来思考,因为它真是该死地快。/ 假使没有电脑这么方便的设备,你的做法就会不同。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差异,也是电脑的缺陷之一。它实在太快了。当然,这也是优点。 问:如果客户想干涉创意决定,但他本身又没有任何设计知识,你会怎么应付? 兰德: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关键在于你有多好,首先,你究竟是对是错。我的意思是,假如你是错的,那你根本没东西可坚持。 (关键是是否解决问题,而不是是否听客户的。如果客户提出的方法能很好地解决问题,为什么不听?…

Nanjing Earth Building Marathon

超级马拉松(50Km) 裕昌楼(起点)—田螺坑土楼群—裕昌楼— 塔下村—河坑村口—石桥村—必兴楼—梅林—坎下村—云水谣古道—和贵楼—望秋亭(上山路段)—河坑裕昌楼(终点) GHM2020_Voucher_1175_Race only-傅嵌华 云水谣民宿 选手:1350元/人,家属650元/人 DAY1 抵达日 11月27日 周五 全国各地至厦门高崎T4机场(大巴接送厦门—土楼) 晚餐自理 住宿:酒店或民宿 DAY2 比赛日 11月28日 周六 06:00 统一万佳东方酒店停车场或云水谣停车场集合乘车至比赛地 07:00 热身 07:30 简短开幕式 08:00 选手出发 11:00 午餐开始提供(简餐) 11:30-12:00 全程马拉松第一名预计到达 13:00 陆续接送选手和家属至酒店或云水谣休息 15:30 马拉松比赛结束 16:00 超级马拉松比赛结束 17:30-18:30 接送选手和家属回到宾馆酒店 住宿:酒店或民宿 DAY3 结束日 11月29日 周日 土楼—田螺坑四菜一汤—返回温暖的家 09:00-11:00 游览田螺坑景区“四菜一汤”景点 12:00-14:00 接送至厦门高崎T4机场 午餐自理

Happyness However

  转折期:创业者如何渡过至暗时刻?   1 为什么是这个题目?   企业发展史——创业者的心理发展史;   人们对转变的理解: 加法式:创业者的发展是不断累积的过程; 机械式:有错误改正就好; 鸡血式:保持持续的积极乐观;   生命的完结和重组是万物更新的根源;   威廉.布里奇斯:结束——迷茫——重生;   2 过程 (1)结束:从旧世界脱离; 他要放弃哪些他以前深信不疑的东西?这会导致他怎么样的自我怀疑?   他会如何回避损失和失败?   他要从哪里脱离,这种脱离会带给他哪些不安全感?   他是如何决定结束的?当结束真的来临时,他是如何应对的?   (2)迷茫:在不确定中重组; 回到混沌是生命重生必不可少的环节   他会如何忍受空虚和不确定带来的焦虑?   在迷茫期,他会发展哪些看待世界和自己的新视角?   他会如何整理他的过往,形成新的经营和人生哲学?   如何有效渡过这段迷茫期?   (3)重生 他会如何为新的开始做准备? 他要如何找到新的目标和渴望? 他从旧的自我中继承了哪些,又放弃了哪些? 结束如何为他的新发展腾出了空间?   总体: 经过这段转折期,他的自我有了什么样的发展? 他从这段经历中学到了什么,可用于他的企业经营? 如果不是以企业发展的形式体现,他所获得的心理成就是什么?     设想的成果: 一部创业者的心灵史; 一套帮助渡过转折期的评估和辅助工具; 一种固定的转折期的辅助机制;…

2020.11.19 keeping lost

好的,我不在寻找了,不在执着了,命运给我的,我都收下。 我会成为我的桃花源,我不再去往别的地方寻找了。 我们每个人都是我们生命历程的唯一孤证,虽然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不过能走到这里已经很棒了。 今天和采铜讨论英剧,发现很多大女主剧里都提到了“感知/面对自己恐惧”的这件事,回复我的前30年,(如果我活得还 可是采铜啊,你还是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每次见你们和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们了。 下一次做咨询的时候,我想画画。 ] “不能因为生活很悲惨,就创造出悲惨的事物,要试着创造出高尚的事物。” 如果你一直渴望有一个人能敦促你走上这条道路,能够在诱惑袭来时拉住你不放,不许你胆怯,不许你沉沦,不许你随波逐流,不许你就此沉睡,那么现在,你自己就是这个人。

2020.11.18 Like,so walk closely

我在想,可能我们都会非常粗暴敏感的把身边的人分为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 我们贴标签不见得事说,喜欢就要占有,不喜欢就要打压,而是,这是我们自我选择的过程,我们随后会选择走向我们喜欢他的人,去模仿他,学习他,让他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我选择走向Paul & Felix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们了,即便我已经离开他们了,但是喜欢这件事不会消失的。 他们不只是我的字典。我想,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两个人,跟我说,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就会获得认可。 可是,我好遗憾啊,因为我的前半生里,从来没有人鼓励过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做的畏畏缩缩,浪费了太多时间。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又用了我惯常的方式,去寻找身边人的认可。我只要做你在做的事情,我喜欢你喜欢的,你就可以看到我了对不对。不论玩游戏,还是看书,还是做方案,我都会带着这种东西。可是现在我想开了,谁都会带着的,他们的山里也有很多人,只是他们包容了他们。而我攻击了自己。 他会延续到我后面做的很多事情里,比如我回去陈海贤那里偷小饼干,他给我橙子我也会吃,就是因为Paul会在我的工作位吃我的糖果,Felix会玩我的按摩球。 这都是很小很浅的事,为什么我会一直纪得呢。因为在那一个极为艰难的时期,那是我最好的回忆。他们就像我的心理咨询师,每个周三都会固定关照我。我大概知道这种固定的力量,所以我的心理咨询师问我每次咨询的时间我一开始定的是周二, 我希望她能帮我稳定好状态,这样我周三偶遇他们的时候还是以前的Candace。而当疫情完全开始,我再也没机会见他们的时候,我就把时间改到了周三,企图找回以前的生物钟。 这是一个多么费尽心机,又毫无作用的设定。 这就是我和我的渴望的故事。

10.11.2020 Storyteller is artist

我他妈的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还是很没有力气的感觉,但是还是被人的信任、未来的期望牵引着爬起床了床,这种牵引都有一个名字,叫DDL。 我跟王老师诉说我被时不时冒起来的画面生气、困扰,王老师就一边画图一边说,这是你的选择。你有选择的,你做的选择是为它生气。 我这些天一直在拼我和我老师的碎片,我深刻的感觉,离把伦敦的故事拼完整,只剩一场马拉松。 或许我已经好了,马拉松只是一场考试,一种检验, 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我不用做一个作家,他们的故事也会存在,有这么一年已经够了。   我需要一些简单的快乐,快乐是一种对信心的回应,它很重要。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居。每个人都像一块泥土,连接成整块陆地。 ——约翰·多恩《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27.10.2020 Love or Hate

依旧在和陈的羁绊里沉浮。 可能选择了来杭州,就选择展开一个新的冒险。 爱你的人,是爱你一阵子,一个瞬间,一个臆念,还是一辈子呢。 会有人真的爱全世界,全人类吗? 真的有爱吗? 我对他的喜欢是真实的吗?这一次,要让它过去吗? 我觉得他来是为了见我,而我是为了让他看见。 他太敏感了,可是我好像又很享受着于这种非常灵敏的生物对抗的乐趣。 如果他是风,我是捕捉风的猎人。 如果他是云,我就是调戏云朵的鹰。

24.10.2020 Real Pain

我想我还是很爱这位陈老师的。 谁不爱这种信任、理解、关心和无限的好奇的。 这种爱的确和性分不开,而且我能感觉到自我来杭州以后,这种 你想得到什么,就能获得什么,你想要理解就能获得理解,你想要获得爱,就能获得爱,你想获得一个爱人,别奢望了,爱和爱人之中你只能获得一个。不然,爱就死了。 就像不是所有写出来诗的人都叫做诗人。 工作,工作,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余秀华上台的时候,陈海贤就像个迷弟一样在那里喊,我们爱你。 我觉得,他也是借着抒发对诗人的爱,爱着很多人。 是可能也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过真实的生活是一种很昂贵的生活方式,代价高昂,但是值得。 爱,会过去吗?或许会,或许不会。 这可真奇妙啊。

21.10.2020 Hope

希望可是个好东西。 感觉网易一面和二面之间可能回隔很久,而且发offer会更久。 还是安心做手头的事吧, 看到了一套房子满心动的 有事做,就是最大的修行。  

18.10.2020 Have a nice day.

我能感觉生的欲望出来了,不想无趣的活着,想要丰盛如 我活着是为了理解那些需要理解的人。 快乐是一种选择。 为什么我总是拖延: 1 这是一种刻意的压力训练,我在日常的生活中 2 思考的确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我需要一边做一边想才能更有效率,只是我常常意识不到这一点。 3 还有就是工作之前会有一些繁琐的程序性事物,它们在时间内不好衡量,会“误”以为自己一事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