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19 keeping lost

好的,我不在寻找了,不在执着了,命运给我的,我都收下。 我会成为我的桃花源,我不再去往别的地方寻找了。 我们每个人都是我们生命历程的唯一孤证,虽然这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不过能走到这里已经很棒了。 今天和采铜讨论英剧,发现很多大女主剧里都提到了“感知/面对自己恐惧”的这件事,回复我的前30年,(如果我活得还 可是采铜啊,你还是不知道我有多害怕,我每次见你们和所有人,都觉得这是最后一次见你们了。 下一次做咨询的时候,我想画画。 ] “不能因为生活很悲惨,就创造出悲惨的事物,要试着创造出高尚的事物。” 如果你一直渴望有一个人能敦促你走上这条道路,能够在诱惑袭来时拉住你不放,不许你胆怯,不许你沉沦,不许你随波逐流,不许你就此沉睡,那么现在,你自己就是这个人。

2020.11.18 Like,so walk closely

我在想,可能我们都会非常粗暴敏感的把身边的人分为喜欢的人和不喜欢的人。 我们贴标签不见得事说,喜欢就要占有,不喜欢就要打压,而是,这是我们自我选择的过程,我们随后会选择走向我们喜欢他的人,去模仿他,学习他,让他成为我的一部分。 在我选择走向Paul & Felix的时候,我就喜欢他们了,即便我已经离开他们了,但是喜欢这件事不会消失的。 他们不只是我的字典。我想,这是我第一次遇到两个人,跟我说,去做你喜欢的事情,你只要做你喜欢的事,就会获得认可。 可是,我好遗憾啊,因为我的前半生里,从来没有人鼓励过我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所以我做的畏畏缩缩,浪费了太多时间。当遇到困难的时候,我又用了我惯常的方式,去寻找身边人的认可。我只要做你在做的事情,我喜欢你喜欢的,你就可以看到我了对不对。不论玩游戏,还是看书,还是做方案,我都会带着这种东西。可是现在我想开了,谁都会带着的,他们的山里也有很多人,只是他们包容了他们。而我攻击了自己。 他会延续到我后面做的很多事情里,比如我回去陈海贤那里偷小饼干,他给我橙子我也会吃,就是因为Paul会在我的工作位吃我的糖果,Felix会玩我的按摩球。 这都是很小很浅的事,为什么我会一直纪得呢。因为在那一个极为艰难的时期,那是我最好的回忆。他们就像我的心理咨询师,每个周三都会固定关照我。我大概知道这种固定的力量,所以我的心理咨询师问我每次咨询的时间我一开始定的是周二, 我希望她能帮我稳定好状态,这样我周三偶遇他们的时候还是以前的Candace。而当疫情完全开始,我再也没机会见他们的时候,我就把时间改到了周三,企图找回以前的生物钟。 这是一个多么费尽心机,又毫无作用的设定。 这就是我和我的渴望的故事。

10.11.2020 Storyteller is artist

我他妈的只是一个讲故事的人。 还是很没有力气的感觉,但是还是被人的信任、未来的期望牵引着爬起床了床,这种牵引都有一个名字,叫DDL。 我跟王老师诉说我被时不时冒起来的画面生气、困扰,王老师就一边画图一边说,这是你的选择。你有选择的,你做的选择是为它生气。 我这些天一直在拼我和我老师的碎片,我深刻的感觉,离把伦敦的故事拼完整,只剩一场马拉松。 或许我已经好了,马拉松只是一场考试,一种检验, 我不会忘记他们的,我不用做一个作家,他们的故事也会存在,有这么一年已经够了。   我需要一些简单的快乐,快乐是一种对信心的回应,它很重要。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居。每个人都像一块泥土,连接成整块陆地。 ——约翰·多恩《没有人是一座孤岛》

27.10.2020 Love or Hate

依旧在和陈的羁绊里沉浮。 可能选择了来杭州,就选择展开一个新的冒险。 爱你的人,是爱你一阵子,一个瞬间,一个臆念,还是一辈子呢。 会有人真的爱全世界,全人类吗? 真的有爱吗? 我对他的喜欢是真实的吗?这一次,要让它过去吗? 我觉得他来是为了见我,而我是为了让他看见。 他太敏感了,可是我好像又很享受着于这种非常灵敏的生物对抗的乐趣。 如果他是风,我是捕捉风的猎人。 如果他是云,我就是调戏云朵的鹰。

24.10.2020 Real Pain

我想我还是很爱这位陈老师的。 谁不爱这种信任、理解、关心和无限的好奇的。 这种爱的确和性分不开,而且我能感觉到自我来杭州以后,这种 你想得到什么,就能获得什么,你想要理解就能获得理解,你想要获得爱,就能获得爱,你想获得一个爱人,别奢望了,爱和爱人之中你只能获得一个。不然,爱就死了。 就像不是所有写出来诗的人都叫做诗人。 工作,工作,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余秀华上台的时候,陈海贤就像个迷弟一样在那里喊,我们爱你。 我觉得,他也是借着抒发对诗人的爱,爱着很多人。 是可能也是那些人中的一个。 过真实的生活是一种很昂贵的生活方式,代价高昂,但是值得。 爱,会过去吗?或许会,或许不会。 这可真奇妙啊。

18.10.2020 Have a nice day.

我能感觉生的欲望出来了,不想无趣的活着,想要丰盛如 我活着是为了理解那些需要理解的人。 快乐是一种选择。 为什么我总是拖延: 1 这是一种刻意的压力训练,我在日常的生活中 2 思考的确是需要时间的,但是我需要一边做一边想才能更有效率,只是我常常意识不到这一点。 3 还有就是工作之前会有一些繁琐的程序性事物,它们在时间内不好衡量,会“误”以为自己一事无成。

1.10.2020 Draw Marrage

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理解、关心和爱,在我看来是不合格的。 我目睹这样的关系三十多年了,所以我有一个我一定不要的东西。 但是我要什么,其实我之前是没有想象的,因为我在忙于解决,我不要什么。 其实我们两个的家庭其实很不一样。 我是一个经常会觉得,我父母会吵架吵到把我忘了的人。 就是能有一个人,他一直把你放在心上,他一直把你放在他的眼睛里,这件事很重要。 山上的生活是这样的,五点半天就全黑了。我们会花很长的时间吃一顿晚饭,也会花很长的时间聊天,然后会花一些时间,像幼儿园西奥朋友一样打闹。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是吧。 大概突然有一个时间点,冯先生就不太计较自己的付出和我的付出,两个人之间的多与少的问题。这个才是关系变化的,最根本的那个转折点,而不是你们领不领证。 我觉得人不论怎么活着,你都会面临挑战,但是如果你能找到一个人,他把你安在他的心里,这件事情比较难。 如果你是山谷里的一朵花,你从花骨朵刀绽放,没有人经过你,那你开过没有。 我需要有人知道,它开过。 它可能在第几天的时候最香。 它掉落第一个花瓣的时候,其实心里很难过。 它归尘土的时候,或许很平静,也或许很挣扎,但有人见证过,就够了。 我觉得这是亲密关系存在的,最主要的原因。 要不然也不需要为此付出这么多。 //什么是共鸣 你们有着相同的质地,为着同一个频率的运动所激活,它的结果是产生了声音。 从声音的角度来看,

23.09.2020 Tree Story

英雄之旅不是我们以为的一颗小树拼命长成正能量满满的大叔,而是同时也深入黑暗汲取能量的完整大叔,树冠伸向明亮的天空,树根则扎根黑暗的大地。 萨特也有一句名言,他说,生活给了我想要的东西,又让我知道这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芬尼根的守灵夜里,岩石是不朽的象征,树是生命的象征。 歌德在《植物变形记》(The metamorphosis of Plants)中谈到了生命的进化。他认为有机体内在的动力带来了进化。这种动力时原生质所固有的,有机体会发生分化和进化。有两种进化,动物的进化和植物的进化。动物进化的顶点是人类,植物进化的顶点是树。 因此树和植物世界代表未被破坏的自然产物和简单性和直接性。树是家园的象征,树代表自然世界。人的问题在于保持自然性的同时向着高层意识和差异化意识的阶段发展。他又可能在意识中迷失自己,但树会把他拉回来。

22.09.2020 Game for Fun

我当然知道我还不够好,我最近再试着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想自己的好。 一想到与其他人的交往,还是一句话就焦虑。 比如,王老师问我OQ什么时候出,我不想查,我就说你上学了就不想买了。后来没再说话,这一句话就会像一只刀一样,在没有新的对话冲刷进来的时候, 话说至此,我的生命中有一种,任何时间,任何人都会流逝的不确定感。 但是呢,我也能承受住这种压力。   年轻的时候特别想知道如何,当时读了一本书《建筑师的20岁》结果也没有任何启蒙效果发生。 过了很久才知道这事,不怪我,怪我在的世界太单薄,我是经历了多少个淳朴的新手村,才来到现在的地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