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2020 Willing to accept help

只想浮光掠影的活在这人世间 最近帮学妹养兔子,就觉得可能喂养一个生命是最好的填满时间的方式。 她们就那么理直气壮地看着你,来喂我呀,不许碰我,给我梳毛,我可以啃你,你不能戏虐我。 因为我挠你地时候我会收起来锋利的小爪子,我咬你的时候也是在逗你玩。 每日一个自问自答。 我想我还是有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的,我在很谨慎的选择介质,用新媒体表达主题是对创作最起码地尊重,这是我地使命。 所以很麻烦我也选择网页来呈现,关乎内容,也关乎态度。 可能我再也不会做pdf作品集了吧,呵呵。 还在想有趣的后面是什么? 答,没有,有趣的后面什么也没有,有趣就是应对千篇一律的生活唯一应对方式。 有趣意味着,不停的变化,快速的应对,有层次地想法,严谨地逻辑,和共情(对自己的和对他人的) 它是第一个面具,也是最后一个城池。 发现陈海贤和Steven的节目,发现他的声音又变了,一样温柔,却透着一股无力。 他发生了什么,他不开心吗? 我在创造的也不只是设计,还是一种生活方式,就是在泥潭里深一脚、浅一脚的那种感觉是一样一样的, 技术和画面的差距,不只是在VR中,也是在市场对我的选择和我对市场的想象这件事上。 我们总能身处两个世界,是因为它们并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两个世界。

14.8.2020 Willing to accept help

能寻求帮助、接受帮助意味着目标感。 今天还是很开心的一天。 我觉得我也不用为不能跟爸妈打电话这事耿耿于怀,我忘了可以怎么宽慰自己了。 我觉得我现在变成了一个很轻的状态,不去想我跟家庭的关系,我的才能,我的使命,谁爱我,或者我爱谁。 我只要做我能做的事,然后尽我所能去连接,获取feedback,改进。 好像,我有别的选择似乎的。 我想我还是会保持与人合租的状态一段时间。我对别人的生活有难以抑制的偷窥欲。 即便我可能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包容,跌跌撞撞,丢掉了很多人,可也正在遇见很多人。 我会跟天南海北的室友学做不同的菜,养成不同的习惯,收藏不同的物品,这份丰富就已经很特别了。  

13.8.2020 No shame

每天能做的还是很多的, 要是以前的话我会形容我是在拖延,自言自语,优柔寡断,逃避问题。 现在的话我会说我在观察,思维分析,很多是隐性的,拉远的,慎重的,直觉与理性结合的。 我没有虚度时光。 我最近想了好多爱自己的方法,前言万余,只能是一句话。 别怕,别怕。

11.8.2020 Game

看到网易游戏的招聘,觉得眼前一亮。 网易也有VR游戏的设计,我觉得我这段时间有了很多事情可以做。 然后补一些交互设计原型的地方。 想来也挺有意思的,王老师从建筑学根正苗红的出发,也许会和我从小路上相遇。 我从游戏中来的,我以为走了很多弯路,结果,最终我会回到游戏上去吗? 真如同南怀瑾所言,顿悟和渐悟本没有区别。顿悟的也会渐渐迷失,渐悟的也会抵达什么地方。 明暗之间,触发起一首小诗: 人间的万象真理, 愈求愈模糊, 模糊中偶然见着一点光明, 便愈觉娇妍。 我现在可以欣赏这种模糊了。 现在我想起Paul的推荐信还忍不住热泪盈眶, 我想要的已经都得到了,我没什么好失去的。 他在未来等我。 不论多麻烦,我都会把那把吉它运回去的。 时间是唯一的魔法。

10.8.2020 BOX

嗨,你好,是我,还是我,有很多名字的我。 也不是故意给你写信的。是我对自己的自我观察好像积蓄的雨水,慢慢的就够了一封回信。释放一些才能,给新的故事容纳空间。 我姑且算个年轻人,心情不太好的那种。因为疫情的关系,在异地滞留半年。不过疫情对我到没什么,甚至我觉得整个就业市场的萧条,我为找工作做了很多额外的工作,很多是很辛苦的,比如我给自己建了一个网站,上那种贼专业的Career Coach课,甚至还考了好几个证书。只是呢,越做越觉得没底气,离自己想要的那个画面越来越远。 我的Career Coach是一个老太太,人在美国,估计至少六七十了。我俩每个月聊一次,她非常惊诧我每次给她看的CV都非常不同,上一份和下一份往往截然不同…好像我会七十二变,变成不同职业的人。我当然没有七十二变,我是样样稀松。她问我最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说我有一个List,列着最接近这个画面的25个人,只不过他们也都不是什么正经职业的,要么身兼数职,要么自由职业,还有创业的…总之,没办法把他们什么盒子里,在投递工作的时候,我也不知道我要把自己放进什么盒子里。 隔着屏幕,我看见老太太眼睛里有什么在闪,她说孩子,我知道你有一些敏感(什么?她是怎么从条文式的简历里看出我的敏感的?)现在,我们别想CV了,你现在已经通过了简历那一关,我是你的面试官,我只有一个问题:你可以为我提供什么价值? 我想了想,我说我反应很快,学习能力强,我可以帮你快速的解决问题。 她说,你要怎么证明 她说,孩子我在电影行业已经工作几十年了。在告诉你一个秘密,招聘的那些人其实也 她没说那个是什么,我想是自信。 忽然我就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盒子都没有墙了。我觉得我可以去投任何一个公司,一个岗位,因为我有价值。 末了我问她, 我忽然想 这可能是作为设计师这个职业最美好的一点吧,你可以做

7.8.2020 Love Me

其实这一篇的名字应该叫“三十一而已”。 我知道自己是被爱着的,不是来自于消失的父母,遥远的老师,缺席的爷爷奶奶,丧失的伴侣,泛泛路人甲。 我代表傅嵌华爱着自己,我代表Candace爱着自己,我代表喵爱着自己,爱这份真实,勇敢,蓬勃的生命力却有一副照顾不好自己的样子,可是随便谁都能把我捡走。 我爱她的命悬一线,却红星护体,她真的是以一种难以言说的方式,被命运之神错爱的。 我给你将一个小故事。 我很小就被送到幼托了(是的,这件事可能很难放下了)。 我肯定是不想离开妈妈的,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哭闹,我妈妈跟我说,我的做法是故意把粪便拉在裤子里。这样弄的自己一身粪便,幼儿园地工作人员就不得不把我妈叫来,然后她会带着干净衣服给我换上。我现在也有一个奇怪的习惯,就是我洗完澡喜欢光溜溜的被被子包裹着,喜欢那个湿乎乎的水气被干的床品、织物包裹的感觉。 我想我是有过叛逆期的,三个月到六岁之间的,后面的我极其懂事,以至于对他们真的没什么需求,但是我知道那个底,有他们兜着。 说白了,创造力,就是生命力,就是把事情搞砸,还能嬉皮笑脸,看看给世界带来了什么新东西。 我想我知道,我人生中学到的第一课就是,搞砸一切也没关系,我这又一次证明了,爱是在的。 我看得到谁还在,妈妈一样爱我的人在哪里,我需要的不多,我需要又很真。

31.7.2020 Power

写CV很难,也很有趣的一件事,是这是一个重新梳理我的故事的过程,这本身就是一个赋能的过程。 建筑转交互的优势: 1跨学科的知识储备 2技术与艺术 3 以人为本,本质都是在设计一种体验,没有一种被我们inhabit的环境更好的训练:对事物的观察,对人的关照。 学习能力,创新能力,系统思考的能力   可能的问题: 1 #Simple Extraodinary 我喜欢的就是两种极端的东西,极度的简单又 如果说只能有一个标签来形容我的话,我希望是写作者。

29.7.2020 CV=C’est la vie

最近从刷碗中获得了禅定的乐趣。 我的下一个目标,就是把改CV变成我的禅定时刻。 然后的问题就是,如何一只鸟,接着一只鸟。 至于投递阿里,尽人事知天命,我本无意,花开花落吧。

25.7.2020 The Real Faith

可能心里面已经很多泡泡破灭了吧,人真的会随着境遇改变想法。 王老师家住在贝克街旁边,我每次来找她,做地铁站的站名就是贝克街。 然后,我一直没去过,我伦敦哪个景点都没去过,有一天我俩去超市买菜,路过一个街角,我说欸,这是221号,她就说是221B就在旁边,我就吓了一跳。 妈呀,我来到了贝克街221B!我就去看,真的是平淡无奇的样子,疫情吗,路上也没什么人。 我就想,难道我真的是要走了,我居然来到了221B。 我从来没去过什么景点,大本钟也没去过,伦敦塔桥也是跑马拉松路过的。 一方面是因为懒,一方面是你有很爱很爱的人,觉得有的时间去了解,你想留一些惊喜。 感觉这一次是来给王老师做饭的,要把我会做的饭都做完了,我就该走了。 当然我也不希望这么伤感,都没有人去死,我就是难过的不行。 还有一个月,还要战斗。 我觉得我意识到的是,越是此时,越是战斗正在展开,倒没什么好怕的。 我觉得我要是去了阿里,我也会爱自己的,我会觉得自己很厉害,一个十几年捣鼓建筑的人,最终转身,彻底出圈,这个故事很酷。(天啊,这故事得多难,我学了最好的建筑学是为了离开这个行业吗,妈的) 如果我能克服心魔,痛下决心,跟我想要靠近的设计公司写一封自荐信,争取最后的机会,也很棒,新的联系正在生长,这是勇敢者的游戏。 都是很难的决定, 无论做哪一种, 他们,它们,都不会离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