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2020 End or Start

我好像明白了什么什么了不起的事情。 我因为不想跟人交流已经获得了很多好处。 第一是,我和机器引擎培养出了一种默契。我搜索信息会相比别人更有效率,可能是我见识有限吧,我很少见过有人超过我。有一些在这方面旗鼓相当的人,和我一样都是不喜问人的。这对于做研究和学习新知识点都是极有用的,也是平日抱怨归抱怨,我还是喜欢学习的原因,在这些方面我是游刃有余的。 第二是,它能让我走向一种深刻,这体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人际关系上我容易走向一些内向的人,我们会有一种气场,能跳过寒暄,直入主题,而对于外向的人,则会设计精巧的转折,步步引导。另一个是设计上,我愿意选择一些内向的话题进项探讨,不会流于形式。唯一的缺点就是,克服这些障碍,迎向那个光明的结局是一个困难的事情。 我反应过来以后,我就觉得我已经收到命运的馈赠了。 如果我能通过network,走出舒适区再获得些什么的话,那还真的都是命运的馈赠。 因为想通了 命运既然给予了我什么,也自然拿走了什么,我们互不相欠。 最近的国际形势不好,让我觉得我跟我的祖国八字不合。 我每天必须一杯咖啡,不然会抑郁!

5.7.2020 VR Storyteller

Keyword: Visualisation, Virtual embodiment(representation) Unity becomes a cabinet of curiosities, a canvas more than canvas. Until now, my interest is quite general. I like my virtual acoustic project, as it demonstrates a I don’t know what I am up to. I think I am trying to use unity as a canvas, For me, Architecture for…

29.6.2020 Break

改变是如何发生的 在我决定做VR相关的设计的时候,Paul和Fiona都跟我说,工具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你要用它达到什么。 之前我只是follow他们,我没想过我真的要达到什么,我能感觉声音不是我想要的,我想有我的山。 可是山在哪里? 在准备AA和DF的两个workshop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了摆脱工具思维的重要性。 问题不是的关键不是VR能做什么,而是这个主题如何借助VR拓展possibility,进入一个Imagining future. 世上的事不外乎如此。性质what—-原理why—-机制how—-来源where.听到一个新事物,先去寻找原理和机制,再去寻找由来和起因。最后从整个逻辑链条推导出关键结果。 概念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要有意识的去寻找原理、机制、有意识去进行推理,有意识去问what、why,how. 对于AI。性质:AI(machine Intelligence0的性质是什么?人为设计的,智能的(意识、自我、控制论)原理:人工智能为什么看起来像是有智慧(意识)的?因为塔来自于模仿人类推理的过程。机制:推理从何而来?利用编程的手段实体化agent的过程中学习、预测、处理、社交、创造、甚至最后击败人类(AlphaGo)。即人工智能的智能是从与人类的互动中产生。来源:人类的活动数据从哪里来?(feed data)来自日常的数据采集,各种sensor,日常活动的隐形数据把它可视表达-采集-处理-生成。 由此可以推论:the theme of the exhibiton 对于人工智能(建筑设计中的人工智能),数据从无形的日常活动被采集到具象到最后aid in design/translate into experience的过程是最重要的。python的emergent effect和webVR的immersive environment是次要的, 对于设计;Theory可以梳理人工智能发展的历史线,系统论???理论是抽象的,建筑模型是具体的,可以以life of game的过程,从平面program到立体空间的生成来展示这个过程。 数据采集:树莓派、无人机、汽车、手机、人 数据处理:(AR texture game, oneside mirror)1 normal object, step to the back, around the code appears, 2 visilbe cables or data stream (show how sperated stage connected with…

27.6.2020 Awesome

伦敦的精彩 心里常常酸。现在想来这种酸并不是食物发霉,而是全面面包咀嚼起来的味道。 就是把地里长出来的粮食,和着唾液吸收消化你必须要经历的味道:酸涩。 我选择了一种无处着陆的生活,至今看不到边缘。 昨天看《徒手攀岩》的时候,看到Alex住在房车里,一个山攀岩完毕去攀爬另一个山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 我好像缺乏一种能力,就是判断自己的处境,为自己做最好的选择。 我为了拥抱一个普通的意外,浪费年华,华是才华的华,华是傅嵌华的华。 要不然,投递一下日本的工作吧。 至少今天,我想住在Python里。 现在想来我这兜兜转转的一切都有其意义,现在看不出来,不怪我。 我也没又走一条特别难的路,至少少有人走的路,属于我的路。 属于我的performance,我觉得不需要再想了,就走下去,走比想重要。 我觉得我的胸口有一只鲸鱼,妄图吞下一切。 剖开胸腔,那是很多很多的欲望,善良和牵挂。 我看到了美好的东西,我无限的想要接近它,这没有错。

26.6.2020 Birthday

死日遍是生日 年轻的时候读过一段时间《了凡四训》,被一段话抓住: 昨日种种,譬如昨日死,今日种种,譬如今日生。 想来活着也没什么奥义,就是日日当作最后一日。

25.6.2020 Only Today

我珍惜每一个今天,名为明天,名为未来 记得我跟陈海贤聊过,我说我以后想成为眼中有光的老头。 他说,那没戏了,你没办法成为老头。 看乘风破浪的姐姐,郑希怡的点头杀我就忍不住心痒,我就是想让眼里有这种光,有杀气,有分寸,有气量。 就是那种我见过了大风大浪,安于我这身躯壳之中的坦荡。 我无法左右命运赋予我什么,我只能做我当下能做的事情啊, 用我这个不太灵光的脑袋,意志力也不甚鉴定的心。 一个灵魂既自由又自律,嗨,那不就是我么。

24.6.2020 Buddha’s feet

既然没有什么期待,又有什么好怕的 我厌倦了给自己贴标签,看人脸色,放大一分善意到整个天空。 昨天我抱着学妹放在我家寄养的小兔子。 我坐在椅子上,兔子坐在我怀里。 本来很温柔的画面,忽然那个兔子就忽的一跃而起,从我怀里挣脱出去,跑到草丛里去。 我就很生气,心里就想骂它,兔崽子。可是人家就是兔崽子啊,一定会离开的。 我跟陈老师和王老师打交道的也是小心翼翼地。 我很害怕自己索取过度,麻烦到他们。 陈海贤不是,管他是开玩笑还是真的,我真的会监督地,我这人对别人地事比对自己地事上心。 不过我觉得我不会催他了。因为他上周问我,要不要把我推给一个他刚认识地人,问问有没有工作机会。 我真的是花了超级大的勇气说,不用。然后他还说啥,你确定不要吗,还把人家的简历发给我,说不定冥冥之中什么的。 我又很挣扎,我心里又很多话想说的,比如,要是投杭州的建筑工作我可以自己找,不用你。 我怕这种拒绝伤害关系,但是我忽然想到,害怕的事情会让害怕发生。 我现在就想,我还需要这个朋友么,要这朋友干嘛。 我觉得还是跟王老师舒服一些,王老师最近有一个分享的机会,作为优秀毕业生跟辛辛学子分享项目那种。 然后,我帮她改文字,其实也不算改,就是她跟我说,我给她反馈。 这种感觉很特别,有一种她做我的眼睛,我做她的耳朵一样。 不知道为何,在她那里我不用那么厉害,因为我怎么都不如她厉害,啊哈哈。 现在的自我就是很好的自我。 现在的生活已经是很好的生活。 我不要盯着比我更富足/奢华于闲暇的人生。 我的童年时光,它本来的模样是喜忧参半、悲喜交加的,而不是一场讨好地谎言。 我要学会原谅那些曾经给我伤痛的人。 我要学会原谅我自己。 我要回忆起童年时候,那些值得感谢的人,那些给了我自由,给了我礼物,让我快乐的人。 我应该学会真实地面对自己地烂摊子,而不是在情绪上逃避,在精神上自我。 我想真诚的面对自己,我都可以,你为什么不可以。 我愿意相信此刻的懒惰也是有意义的,我若逃避也一定时有原因的,我选择含苞积累,而不是盛开。 很多人都是浑浑噩噩的活着的,生活还没有教会你的,迟早要教会,我已经获得的,也会逐渐失去。 我唯一拥有的,只有时间,对的起当下的时间,对的起寄存在这个躯体里的价值吧。 把找工作的经历当成一种学习,想一想你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价值。如果没有人看到这种价值,那就不要自恃这是一种才华。

23.6.2020 Save

这不是延迟满足 我有一个好朋友,是高中时期住在我上铺的闺蜜。 跟我这个学渣不一样的是,这个姐妹是真·品学兼优·别人家的孩子,她也不算为了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了的是拿到奖学金存到账户的满足感。 我问她,你攒这么多钱是为了啥,她眼神神秘说,我想买个DV,我一直在存钱。 我的高中年代,奖学金都是几百,几千,离那个目标还是挺远的,后来大学时期,她拿了国奖,一次性来个大的。我们盘算这钱估计够了吧,我们就去了当地最新潮的电子商城,中气十足的问价…不问不知道,一文吓一跳。我朋友攒的钱,已经够买三个当下最新潮的DV了。 我正期待我朋友豪气刷卡,提着DV大摇大摆离开的场面,我朋友却悄悄拽了拽我的衣袖,沉吟一句,呃,我们再看看。 是的,她还是真·一毛不拔·铁公鸡,连自己都不舍得犒劳。 因为那张,谁愿意把自己时间,岁月,折算成物件呢,若是把她大学五年的每一天都过的如同高考前夕的日子,多少太。 各种委屈只有她自己知道吧。 我现在我这个朋友是学霸吗?好像还真不是,是她对钱的渴望超过了一切。 我现在想了,其实我对学习的兴趣是比她要强的。 因为我的学习完全来自于内驱力,我因为贪玩而来,也因为贪玩离开,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渣成绩既也没有浇灭我的学习热情,也没有 怎么感觉说到此处眼中有泪呢,哎,成年人的学习,总是戏。 自从我开始用forest来记录番茄钟之后,我觉得我对自己也温柔了一些。 有一天Forest送了一个皮肤,是那种一颗蚌一样的种子,随着时间流逝一点一点打开,变成金灿灿的树。天呢,它还是免费的。 我曾经想花好几千的金币,去买一颗很漂亮的树,也曾想种一颗真正的树苗。 莫名的,这个愿望居然实现了,以一种超出预期的方式。 初夏的夜,凉风习习。 时间啊,你可以再温柔一点。

21.6.2020 Death

自信与否,努力与否,你都会过去这一生,会老去,会忘记,会离开, 王老师让我今天只算bill什么都不要干。 这么想bill那个任务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了。 最近的功课是把事情变轻,什么事情变轻呢? 把房间变乱,梦变多,失控与紧张这些事变轻。 未来的一个月会很忙,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渴望了很久的充盈的生活,终于要回归了。 我的身份的棋子变了好几次,为人女,为学生,为员工,又为学生,可是在毕业之后, 我查了一下,这种空档我也不是第一次了,反正每过两三年都有这种感觉。之前还写过一篇文章,现在想来,这种感觉很熟悉,却还是不一样。 失控之中,有什么一直握在手中。

20.6.2020 Light

我想喝很多水,洁净自律,肤白貌美 今天又开始弹吉它了,练了两个小时的和弦,因为很想弹许飞的敬你。 刚才还看到了一个视频,用斐波那契数列来谱曲的,我之前看过没觉得好看,这一次却明显觉得心动,我知道我对声音的好奇,已经变成了对自然的敬畏和对美的向往。 我31岁了,我仍然觉得这个世界仍有广阔的可探索的部份。 Paul教给我的不是用声音做设计,而是怀着虔诚的心对待那个未知的世界,它或许是看不见的,听不见的,更多的是人心的麻木与自大。 我现在依旧连初学者都不够格,但是我有了想靠近的人。 能凭借一个扎实的技能,以创造为工作,以工作为创造,用语言传递信念,而不是说一些好听的话,是我这100多天内想完成的。 从学完Python开始吧,从练好一手和弦开始吧,从一只鸟接着一只鸟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