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2020 Story Dreamer

我想我住在你的回忆里。 我需要一些紧迫感,就当此后的生命只有一天的那种。 能陪我远行的只有我的身体和记忆, 再有一两个愿意倾听的朋友就足够了。 我渴望的有什么呢,有趣的愿意探索的灵魂,我假设我一直有着,从未远离; 一双会创造的手,绘画,弹琴,做木工,叠衣服,打扫卫生,抚摸爱人,爱人会有的; 一对懂倾听的耳朵,倾听一切可听之物。 一双不只是好奇,还能聚焦关注的眼睛。   21号是住在applegate的最后一天。 这个距离看云的生活剩下不到72h。

12.4.2020 words or not

我仍有前言万语想要诉说。 生自己的气,要是自己的能力再强一些就好了, 你说不定会给我介绍一些机会, 你没有这么做,就说明我还不够优秀。 感人是一种取巧的手段,女人生来擅长,男人不懂。 我在想,你会不会十年后就变得多愁善感,像我认识的,要是自己的能力再强一些就好了, 你说不定会给我介绍一些机会, 你没有这么做,就说明我还不够优秀。 感人是一种取巧的手段,女人生来擅长,男人不懂。 我在想,你会不会十年后就变得多愁善感,像我认识的这个忧郁敏感的中年人, 为了渴望获得一些感受性的体验,而变得对年轻的女孩子更主动、更打开,更可爱。 也许我们认识的时间不对。 真糟糕。

4.4.2020 Do not cry

跟有一些人的对话,是不需要说很多就能懂。 我倒是没有对你失去信心,毕竟和你的咨询中也很有惊喜的瞬间。 我都记得,它们是真实的,宝贵的,美的。 我知道它们的发生,也看得到它们的凋谢。 我不觉得我不信任你,很诡异的,可能是因为你总想提我父母,我觉得我已经绞尽脑汁给你展示了我重要的片段,我仍然。 毕竟说是真的共情,我知道那种感觉是什么。 我已经觉得很疲惫了,你可能不知道我会对认真的对待和你的对话,你不知道我多么是急切地找这个答案,我有一个笔记本会写一些碎片,我甚至又开始写文章来梳理它们,我会努力让自己客观的, 你说你还觉得对我缺乏了解,可是我觉得我已经全都展露无遗了,的确每一个碎片都有连接的可能性,可是我又看到每一次你放过了我。 我可以给你讲很多很多故事,但是你知道么,故事讲出来的那一瞬间,它就离开了我。 它的情感就倾倒了出来,一些记忆就被修改了,那些没有被故事线索归纳的碎片, 我希望由你来串起来,而不是我,因为我知道要是我串的话,哈,还是那个老故事, 有点励志,有点上进,有点辛苦,有点孤单,有点不被人理解,它是一个正在进行的好故事,一切都很好,就是主人公太惨了。 她的心理咨询师可以作为一个看客理解它,却无法作为一个医生、一个朋友来改变它。 就像你说的,我既可以保有那种生长的力量,也能拥抱家庭的幸福,就像它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一样。 哦,希望是个好东西,但是有时候,没有希望才是希望真的到来的时候。

4.4.2020 Lighting,interactive experience

link: here As lighting designers our job is to create, enhance or manipulate an experience. All design is based on interactions (whether direct or indirect) that create a generally positive experience, enhancing the user’s time (creat new memory) with a product or within a space. But how do we achieve this positive experience? To me,…

4.3.2020 Care

不要做观众,走向你的赛道 我想我选择马拉松,是有原因的, 这是我用最少的努力就能进入的世界级赛事。 我最近又让自己进入了一个压力山大状态, 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变得沮丧,变得拖延,变得丢三落四,失去了重点,斤斤计较。 差一点,又抛弃了简单。 于是又开始追问,怎么可以不去在乎其他人, 答案也很简单,聚焦回自己和自己要做的事上。 当我在乎自己的时候,别人才会在乎我。 这个世界上,关心我的人屈指可数, 除了疫情临时冒出来的这些, 大家大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何尝不也是,别想着吸引流量和注意力的事了。 我只是找一份工作,挣钱,养活自己和项目。 我得,专心,做事, 始终如一。 离别啊, 是为了再相遇。 为了能再一次遇见你们, 我会很努力的,有生之年。

3.30.2020 Emotion

我爱这世间所有的感动 但是,我不爱任何人。 我现在越发的确定这种感觉了。 我真的很想知道什么是爱啊! 我越是用语言去描述爱,去勾勒一个具体而真实的对象,就会有另一个对象出现,吸引我,打破它。 我的爱锁不住, 我也是。 关于陈老师,我只觉得你不真诚。 你看那些大师,没有一个是不真诚的,真诚地回看自己地痛,我没觉得他或她是有神技能让。 让一个人投降,最直接的办法就是让他遇到一个神。反正他也没有,见神杀神的勇气。 你在神话她的时候,就是在推开她。反正我不知道李老师怎么想,若是有人给我贴学霸标签,我会生气的,我觉得他非常小气、自私、脆弱。他为了自己。我能感觉到你会这样对你老师,有时候也会这么对曾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但是你不会这样对铜子,让我怀疑你是不是对女性有偏见,但是不应该呀。 我不猜了,你肯定有你的理由的,你有一个无法抗拒的理由,来让你把你本应的同盟推走。 你太幸福了,幸福得不真实。 没有人比你更清楚,痛苦才是日复一日的真实。

3.26.2020 Suffering

你当然有能力承担你的苦难 1.陈老师是有用的,王老师是有用的,心理咨询也是有用的,老师同学是有用的,同盟是有用的。他们在不经意的时刻发挥巨大的作用,如同长情是最好的告白。 2.工作不是最重要的,学习也不是最有用的,但是学习比工作有用多了。 3.我能控制得唯有我的时间。 4.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我憧憬的人们都如此谦逊,因为他们知道维系他们到当下境地的只是再朴素不过的道理。任何人都能学会,只是他们碰巧相信了。 5.所有的挑战都是机遇,也许只是为了教给我重要的一课:断离舍,要守护重要的东西,过简单的生活,很认真的去爱我的项目,我的人生,我未知的碎片。 6.如果要过一段无人问津的日子,我想我准备好了。 7.我不是一个人在行走,因为我看到好多人,行走在他们一个人的宿命上,我们各自抱住一个毫毛,往上看天空。即便是我们注定坠入泥土,深渊,尘世,我们努力维系的平衡,是因为我们相信还有未知的美好等我们去创造。

3.23.2020 Pause

当一切被按下暂停键 我对你的思念也不能停止。 我的心理咨询师过去的一个月内都认为我是焦虑。 她错了。 这并不是焦虑, 这里面有奔向未来的急迫,也有应对挑战的紧张,还有面对未知拼图的茫然, 有与亲爱的老师、朋友、内心的家园告别的不舍, 唯独没有焦虑,因为我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不对,那根本就不是最坏的打算, 如果半年没有工作,错过了校招季,每日弹琴、unity、develop project应该是最好的生活吧。 我当然希望这条路上有人陪我,有一个有归属感的公司,有一个舒适的场地, 但若没有,我愿意自己来筑巢。 可能从今以后,都是颠沛流离, 如果,我,不现在,改好简历, 就问我,怕不怕!

An Acoustic Tale_03

Stage: my living room Actors: suitcase, sweets Keywords: class, game object, float, get component What is AudioReverbZone? It is a suitcase, and its name is reverbZone. AudioRevrbZone reverbZone ; What do I need to put in that suitcase? Decay time. It is a kind of sweets, there are many kinds of sweets in my suitca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