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3.6 Absence

定力和耐力会区分一个人的未来 昨天,今天,明天, 有什么区别呢? 总不能每天活在焦虑里把,啊哈。 我想了想,活得不耐烦了可能是真的。 我好想看一眼对岸啊。 看,看见,看的见,被看见,可能是我的一个无法解释的执念。 声音在F的世界是一种可以设计的材料,在P的世界是一首可以传颂的诗,在E的世界是漂浮的无处不在的灵感。 而我,只想看到它,摸一摸,然后换下一个玩具。 我觉得这段时间的情绪也消解的差不多, 如果一个月找不到工作,那就两个月,实在不行就一年喽。 承认自己做个废物挺好的。 废物会被人需要吗?废物会成为艺术品吗? 废物需要很努力的做一些没用的努力吗? 废物的工作是什么?它曾经来过,又被抛弃吗? 哈哈哈,要不要写一篇论文,论一个废物的自我修养, 或者,自我存在。 我想念做项目的时候, 我想念忙碌与沮丧淹没我的时候, 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有用的废物! 好棒哦!

2020.3.2 Afraid

爱怎样就怎样吧 看似是一句随意,一句放弃, 却盛着一份眷恋,一份信赖。 哦,我的朋友, 红色的朋友,黄色的朋友, 蓝色的朋友,白色的朋友。

An Acoustic Tale

I met two wizards. One is young, the other one is a senior.   The young man practices light magic. It looks like animating objects, but it is not true. He brings lives to ordinary objects. He used to help a table sing a song, and wake up a piece of wall. He succeeded. More…

2020.2.21 Oh, time

我不想日记里只有心情 我写CV的时候看到一个满身是洞的女人。 我想把她丢进垃圾桶。 路,本身就是答案。 可是,我任然不知道问题是什么。 我之前看过一个日剧,讲得是废物一般的四个音乐家的故事。 故事开始的时候,他们活得像垃圾。 故事结束的时候,垃圾还是垃圾,但是,很开心的,他们相遇成为朋友。 哦,垃圾也需要朋友的。 不是的,垃圾是最需要朋友的。 漂亮的蝴蝶,成熟的枣树,高高在上的小鸟, 他们什么都有,我有朋友。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瞎了吗, 你什么都有啊,你这个垃圾! 哦。 我可能 我对陈老师的信念正在一点一点的瓦解, 在我的咨询师说,我的每一段经历都是人生拼图,我们不需要把拼图全部拼齐也能找到答案的时候; 在我读到唐望说,不要迷信理性,停止内在对话,像战士一样行动。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一些语言是很有力量的,因缘巧合,它们注入到你的大脑,成为了至高无上的行动指南。 可是又有一个事情发生,我能看到那些话的源头,陈老师不是智慧的化身,他也只是个湖畔贩水之人。 这个事情也不是突然发生的,一切都是有迹可循的,只是发生在当下有点措手不及。 所以呢,要怎样? 告诉他,你和我想象的不一样,我失望了。 告诉他,你的自卑是有道理的,我现在看到了。 告诉他,我终于能把你当朋友了,admire消失了。 我的咨询师还说,当我们更亲密的时候,你一定会从我这里逃跑的。 下一次我会告诉她,不用担心,在我从你这里逃走之前,陈老师碎了。 陈老师好像也意识到了什么,他逃走了。 我们聊着聊着,陈老师忽然说, 我可能 然后,他停住了,再也没说一句话, 我也没问。 以我对他的了解, 他通常后半句是要说,做不成什么事。 我想,若是不接这句话,也许这事就成了。 不过,我可能 是错的。

2020.2.17.Fleeing

云在青天水在瓶,我在等你 最近开始睡前看巫师唐望,早上写视频日记(已经坚持两天了,我好棒呀), 有一种感觉就是,我心里的猫咪天天都在马杀鸡,哦,好舒服。 所以,我活着的意义到底是什么呢? 就算我有自己给自己编故事的天赋,绘制打动一小丢丢人画面的能力, 这个世界需要我吗? 没有我,大家会活得一样很开心。 我不想从进化论的角度去研究这种感知细腻的生存价值, 做research的意义,在你决定做research时就被赋予的,道路已然脚下。 如同我去读书时,是书在读我,用我的此刻去呼应它,文章了然于胸。 我还是很糊涂的,想不出这想与做的关系,需修行。 我在等一个答案,回答我描绘不出来的问题。 就在刚才,我好像隐约看到一个答案: 把自己活成一面旗帜。 可是风从哪来?立在何处? 哦,朋友,这是另一个问题了。

2020.2.16.Ripple

今天想和很多人说 I miss U 因为疫情的关系,很多人在朋友圈里晒居家生活, 健身娱乐,厨艺比拼,好不热闹。 铜子的最有意思,说啥,已经自制了咖啡和奶茶, 再宅下去就要酿酒。 呵呵,就你机灵呀。 我这里虽然没疫情,可是昨天刮大风,今天下大雨的。 最重要的是,没有人要见我,我也想不到要见谁。 只得在家读诗词,昨日定风波,今日浣溪沙。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的一盘 咸菜炒肉。

2020.2.15. Journey

琐事一二三四 一。 我和王老师聊写英文邮件时会怂怂地担心语法这件事。 王老师说,你知道grammarly做proofreading的时候是可以检查文章心情么?我每次都是angry,怎么改都改不了。 我说,那我肯定是unfriendly。 王老师说,没有这个选项,有formal,还有admire。心诚则灵,如果能收到一个admire的信,啥事办不成。 我说,好,我想让我的文字看起来是admire的。 然后,我俩都写邮件去了。 我刚才扫了一眼我的grammarly心情: sad。 啊哈哈哈哈, 这真是一整天最好笑的事情了。 二。 今天我把一段友谊埋进了土里, 用金钱,用骄傲,用冷漠,用拖延症。 没关系,石头本来就是开不了花的。 三。 如同废物被垃圾车给倒出来一般,我把自己丢到床上。 明明有20多个待办事项,我只想做一件事:kill the time。 而这个过程中,我连距离20cm远的电脑都不想碰,勉强去摸距离我0.01cm的手机。 消磨时间的方式千千万,我选择刷陈老师早年写的知乎问答。 时间的求生欲很强,不想被这种无意义的活动谋杀。我的手指就不停的追赶它。 最后,它们交会在一条“人应该如何面对衰老”的问答上。 陈老师答非所问的说, “某种意义上,人生就像一块拼图,起手的时候,它是杂乱无章的,你看不出这是一幅完整的图画。当你老了的时候,拼图的最后一块落下。你一下子看出,这幅图景的整个含义。你年轻时经历的看似无意义的一切,都在大的图画背景中,找到了自己的意义。你知道了,叛逆的那段,是为了得到教训;失恋的那段,是为了懂得爱情;迷茫的那段,是为了等待机会;失落的那段,是为了偶遇那个人。这其中,有些道理并不都要等你老了才懂。但是从整个人生图画的背景,你会看得更清楚。 就像一个画家为画作添上最后一笔,一个作家为书本划上最后一个句号,一个制造者为机器拧上最后一颗螺丝。人生就是你的作品。如果你对这个作品满意,你就会怀着满足的心态欣赏它,如果你对这个作品不满意,那么你就开始贪生怕死了,可是,你没有修改的机会。 完整感和完成感,就是人生的意义。” 陈老师,如果中文可以用grammarly来测量心情,你的文字应该是sad吧。 不然为何我眼中有泪。 四。 最近整个欧洲都被飓风横扫,那吵吵闹闹的气势好像要把窗户给刮下来。 我暂且放时间一马,背对飓风,面朝键盘敲敲打打,蓦地听到背后咚咚两声。 我满心期待地回头, 窗外并没有人。

2020.2.14. He

他是我的船长, 我不是他的舵手。 他是我的奴隶, 我不是他的主人。 他是我的老师,知己,兄长?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风静止的时刻, 呼吸也停住了。 没有脚的鸟落在他的 手臂,胸膛,肩膀。 再见吧,再见吧, 我们终会再见的, 等我花光这一路的好运气。 我在为他守望,黯然,神伤?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的。 云在描画他的眼, 树在摹写他的掌, 全世界都记得他的样子, 只有我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