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2020 Hope

希望可是个好东西。 感觉网易一面和二面之间可能回隔很久,而且发offer会更久。 还是安心做手头的事吧, 看到了一套房子满心动的 有事做,就是最大的修行。  

23.09.2020 Tree Story

英雄之旅不是我们以为的一颗小树拼命长成正能量满满的大叔,而是同时也深入黑暗汲取能量的完整大叔,树冠伸向明亮的天空,树根则扎根黑暗的大地。 萨特也有一句名言,他说,生活给了我想要的东西,又让我知道这都是没有意义的。 在芬尼根的守灵夜里,岩石是不朽的象征,树是生命的象征。 歌德在《植物变形记》(The metamorphosis of Plants)中谈到了生命的进化。他认为有机体内在的动力带来了进化。这种动力时原生质所固有的,有机体会发生分化和进化。有两种进化,动物的进化和植物的进化。动物进化的顶点是人类,植物进化的顶点是树。 因此树和植物世界代表未被破坏的自然产物和简单性和直接性。树是家园的象征,树代表自然世界。人的问题在于保持自然性的同时向着高层意识和差异化意识的阶段发展。他又可能在意识中迷失自己,但树会把他拉回来。

20.8.2020 Swim

我总觉得这个女人疯了。 疯子才会和疯子在一起。 她是得的什么病呢,躁郁症,或许医学上应 一个人想败光她的好运气很简单,只要保持贪婪、浮躁、无视他人就可以了。 我甚至从观察她中会获得一种隐秘的快感,就是我得看她的楼是什么塌的。  

18.8.2020 Do something

我忽然发现拖延是有好处的, 至少我是在拖延,不是放弃。 我没有聪明的知难而退。 你看,阿里的跨界是一件这么难的事,我也蜗牛一样的做,有时候一天可能只有一两个字,但是从来也没停下,不是吗? 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一帆风顺的时候,不顺的时候,就拖一拖呗。 我为什么要执迷于虚拟现实。 我回想我的童年和少年时期,都是在变动之中,经常搬家,没有结识固定的朋友,这段经历有一个副产品,就是一张游戏光盘,它为我营造一种确定感,在关于家、玩伴、甚至父母的记忆都褪色的时候,游戏的画面和剧情却,我甚至把游戏规则当作生存规则,开启一场关于未知之地的冒险之旅。 相比于去游戏里构建社交关系,我对游戏的需求是纯粹的空间上的依赖。 我后来也留恋于在变动中寻找的确定,在质疑、困惑、疲惫中保持确定感,这个行为变成了我对马拉松运动的执着,流动的空间,胶着的时间,充盈的信念。另一个就是电影(看电影也是一场马拉松) 我在单机的城市营建游戏中如何是获得连接感的? 1空间的变化性,场景的丰富度 2虚拟舞台,创造故事的舞台,它也影响着我的设计,我会把镜头语言、声音、布景、时间线设想的非常细致。而剥离了官卡的难渡限制(营建游戏和其他游戏的区别就是,游戏时间与游戏成就的正相关特别明显) 3快速实验(捏人、修改游戏设定、测试)快速验证的游戏方式,这给了我一种可控感。 一个艺术家伟大,不在于他拥有的资源的独特性,而是他处理和转换这些基本资源的能力,以及他在处理资源时所展示出来的奇诡的想象力。甚至他在拥有的资源非常平庸的条件下,也能够把它处理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人们就会觉得他的脑洞很大,对他就更加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