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0001000010000000000000001

语言与思维——萨丕尔-伍尔夫假说
七肢桶的文字,也就是七文,是基于认知语言学的理论基础:语言的结构和功能体现的是人类认知功能(也就是思维、认识世界和概念的能力)的反映和结果。关于这句话,我举一个例子,你对爱人说:你在我的心里。一个大活人,怎么能在一个小心脏里?大家会说,这是一个比喻啊,没错,因为我们人类所处的世界具有空间概念,所以,这种物理空间概念投射到我们所使用的语言里。人类的语言中充满这样的隐喻,还有比如,打开心扉,走上历史舞台,你拿了我的都给我吐出来,等等。这是人类认知对语言使用的影响,同时,语言使用也会改变我们的思维,也就是电影和小说中所提的的萨丕尔伍尔夫假说,这一反向过程,我举一个可能不是很恰当的例子,中文中我们请人帮忙时,一般会说,你能帮我做xx吗?你会xxx吗?可以帮我做一下吗?但是在英文和日文中,一般会说,如果你有空,如果你方便,如果没有给你添麻烦的话,你可以帮我xx吗?前后者的在语言上的区别是,前者(中文)强调的是“关于此事你可不可以做(意愿)”,而后者(英文、日文)强调的是“关于此事你是不是方便做(时间和精力)”,当我在美国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我在请别人帮我的时候就受到“英语思维”的影响,特别不好意思耽误别人时间,甚至想拿钱来“购买”他的时间,而在中文环境下,人情的意味就更浓重一些了。

七文的设定就是语言和思维互为影响的产物,七文是一种非线性排列的文字,一句要表达的概念统一在一个“字”内,语意越复杂越多,整个字也就越复杂。所以,七文的特点和七肢桶的思维甚至七肢桶本身的形体都是一致的,文字没有先后,思维没有因果,形体没有前后,七肢桶是一个辐射状长相,甚至是他的手,都是五根触角,他写字不是一笔一笔写,而是一喷出来就是一团文字。七肢桶的时间不是长河,而可能是一个湖泊,所以他们知道3000年后的事情,他们的时间是一整块。电影中对七文的展现是一个圆形的水墨画气质般优美的文字,一句话(或者一个概念)是一个以圆圈为核心、触角为具体的语素(语素:最小的音义结合体)而延伸开的形状,而一整篇文章并不是线性排列,而是空间呈现。电影所呈现的是我觉得能展示小说描述的最完美的形式了我一开始只想到像画一样的平铺,没有想到用圆形呈现,因为圆形才是真的没有前后顺序啊

“Despite knowing the journey, and where it leads, I embrace it. And I welcome every moment of it.

尽管知道生命旅程的结局,我依然拥抱她,享受她。”